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線上報名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四十)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8/10/4 下午 01:03:52

40 錦繡佳人(十九)

保什麼密?訂婚還有保密的?保密的目的是什麼?不願宣示主權那算訂婚?吉布森開始懷疑他一向遵守的道德標準,是否已不知從何時起更換了。前幾天他才答應漢利,若奧斯朋兄弟與他的兩個女兒間,有任何感情上啟人疑竇的蛛絲馬跡,他都會立即讓漢利知道。何況是訂婚這麼天大的事,他怎可能不跟漢利說?吉布森太太力勸丈夫不可透露給漢利,因辛西雅不希望訂婚的事公開。她完全贊同辛西雅,有些事的確不該講,自己就是因太老實,不願對所愛的人有任何隱瞞,才什麼都說出來,結果讓自己陷入泥淖。

“你偷聽我與尼可拉斯醫生的談話,卻絕口不提,還要我相信你不會對所愛的人有任何隱瞞?”吉布森啼笑皆非。“你當初若告訴我你偷聽的事,我就會跟你說,尼可拉斯醫生的判斷與我相左。他認為我窮緊張,奧斯朋身上的症狀不過是暫時的,最後都不會有事。”吉布森知道妻子並未聽到他們完整的討論,遂企圖施點伎倆,讓妻子相信奧斯朋很健康,是她誤解了。他倒也沒說謊,只是略去自己看法的部分。吉布森太太輕易便上當了,遂有點懊惱自己冒然促成辛西雅與羅傑成對,並造成丈夫對自己的不滿。

吉布森找辛西雅談,畢竟這是他女兒,他關心她的終身大事。茉莉待在一旁,不知她父親會說出什麼,有點替辛西雅擔心。吉布森先向辛西雅道賀,說她贏得人生的大獎。因他看著羅傑長大,這是他所見過最真誠、最貼心的男生。而且,以他在劍橋優異的表現,若留下來,遲早可獲得一教職,過著安定的生活。但羅傑不想如大部的人固守著家園,願意到未知的非洲探索。這樣具冒險及開創精神的年輕人,真是打著燈籠,也很難找到一個。

茉莉聽著內心澎湃起來,父親如此讚美不在場的羅傑,她真想代羅傑向父親道謝。只是辛西雅並未受到感動,她說“媽媽已跟您講了?”辛西雅看了她母親一眼,頗為不滿。接著說“這不算訂婚,而且我們講好要守密的,包括媽媽在內。”吉布森太太一臉無辜地向丈夫討拍,說她怎能有事瞞著她親愛的丈夫?吉布森表示訂婚沒必要守密,他必須告訴漢利。辛西雅則說她與羅傑已約好了,這是秘密,不對外宣佈。連至親也守密?吉布森想不透。“這應不算訂婚,在他回來前,我不願被婚約綁住。他給我自由,也請您務必替我保守秘密。”辛西雅懇求吉布森。

吉布森盯著那張美麗的臉,原本的好感盡失。又想起她母親的作為,不禁有些厭煩。明明是樁喜事,該充滿喜悅,如今弄得卻像做了件齷齪事,深怕人知道。他行事一向光明正大,既訂了婚,就須讓男女雙方的家長知道。現在自己認為該做的事,卻被視為企圖背叛女兒,想起來便很窩囊。最後,吉布森決定一星期後才去找漢利,因先讓羅傑跟他父親講較適合。辛西雅則說羅傑已有承諾,訂婚一事他不會傳出去,因此他不會秉告父親。吉布森自然不信。他忘了熱戀中的男子,為心愛的女孩赴湯蹈火都願意,何況僅是婚事不告訴父親?

過了一星期,吉布森想若羅傑想告訴他父親,不論從倫敦或從巴黎寄信,應都已到了。他騎馬抵漢利家,由漢利歡迎他的神情,他猜測漢利仍不知情。一番寒喧後,他問漢利有沒有羅傑的消息?漢利拿出羅傑的來信給他看。吉布森快速瀏覽一遍,信中講了不少事情,就是沒提到辛西雅。吉布森遂將羅傑離開那天,到他們家辭行,並向辛西雅求婚的事說出。他強調辛西雅不認為那是訂婚,而他將他們兩人的秘密說出,只因他信守對漢利的諾言。

漢利幾乎是從吉布森的手上,將羅傑的信搶回,重新讀了一遍,好像他之前未曾仔細讀的樣子。但沒有就是沒有,漢利沉默了良久,終於開口說“信裡一個字也沒提。唉!男孩子雖表面上跟父親有如哥兒們、推心置腹,其實內心卻仍保留一大塊禁區,不讓他父親踏入。”自從母親過世後,因奧斯朋讓父親失望,兩人話不投機,羅傑便儘量陪父親談話,努力化解父親心中的愁苦。漢利本以為兩人無所不談,已像好朋友般。如今才曉得,根本差遠了。吉布森發現,兒子有意隱瞞的行為,比這件婚姻本身更令漢利沮喪。自己也身為父親,吉布森感同身受。他慶幸茉莉至今仍什麼事都會跟他說。

漢利似乎有些洩氣,喃喃自語地說“他不是長子,我對他找的對象,要求沒有奧斯朋高。但這仍不是我滿意的婚姻,兩家實在差太遠了!而且怎能不經我同意,就擅自作主?”突然,他像是恍然大悟般,開始指責吉布森。他說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這一訂婚事件,當然也不會是一天形成的。難道吉布森之前都沒發現?吉布森心想,這糊塗老爸,怎不怪自己也毫無所悉?但不想跟他計較,仍耐著性子解釋,羅傑去他們家的時候,他通常都不在,不知道幾個年輕人間的互動情況。而且曾有一好陣子羅傑沒去他們家,因他妻子與羅傑間有誤會。真的就是羅傑離開那天晚上,他才聽說訂婚一事。“那怎麼隔了一星期才來跟我說?”漢利再度抱怨。吉布森說他以為羅傑自己必會跟父親報告,這位老先生只會怪人,吉布森也有些不痛快了。“這證明你的確沒兒子。”漢利嘲諷地說。又說,“奧斯朋在做什麼?我從來不知道。羅傑雖好一點,但卻連訂婚都不說一聲。唉!養兒子就是這樣。”漢利感慨不已。

一陣唏噓後,漢利開始關心辛西雅了。他先問她的年收入及家世背景,再來才問年齡及長相。想一想又問辛西雅是個怎樣的女孩?辛西雅對婚事的態度,吉布森不敢苟同。但除此之外,從服裝儀態到待人接物,都很令人欣賞,再加上心思細膩,及做事靈巧等,優點實在不少,否則羅傑也不會那麼著迷了。一碼歸一碼,吉布森遂誇獎她一番,說辛西雅是個百中取一的好女孩。漢利則說在他心目中,茉莉才是千中取一的優秀女孩。他好奇羅傑為什麼不挑茉莉,卻選有個怪名字的辛西雅。吉布森說這件事跟茉莉無關,不要把她扯進來。他覺得漢利實在夾纏不清,即使羅傑看上的是茉莉,漢利一定也是抱怨連連。雖嘴上這麼說,但聽漢利這麼讚美自己的女兒,吉布森也就暫時原諒他的無理。

突然,漢利又大聲嚷嚷起來,“你說那不算訂婚。如果羅傑後來想清楚,要改變主意,你該不會為難他吧!”吉布森若無其事地說“若羅傑想解除婚約,我將鬆一口氣,也一定勸辛西雅接受,絕無問題,不必擔心。還有,我只是因對你承諾過,若知道有什麼‘愛的跡象’,就來告訴你。至於後續會有什麼發展,我就不敢說了,也無能為力去推動或破壞。只是兩人相隔那麼遠,目前實在沒必要多討論未來會如何。如果沒其他事,我該走了,還有病人等著呢!我離開後,你一個人愛怎麼想就怎想。”說完就起身往門口走。漢利趕緊請吉布森不要介意,說老朋友了,如果還為他說的話生氣就太蠢了。

吉布森想,既然訂婚了,便不能不來往,至少該讓漢利認識辛西雅,遂邀他到家裡便餐。但漢利說“你們一家下星期四到這裡午餐吧!我在自己家裡會比較自在,肯定也比較有禮貌些。不過你也要負責管好你老婆的那張嘴。當天我們都不談婚事,羅傑的名字,更連提都別提。那要談什麼?就談你那令人羨慕不已的婚姻好了。”他反邀吉布森攜妻女來訪,還自以為幽默地開了個玩笑。吉布森覺得好笑,妻子要說些什麼,他是沒本事阻止的。他原已懶得理漢利了,見他開始友善,也就高興起來。總是老朋友,不必太計較。況且以漢利一向暴躁的脾氣及多疑的個性,經他解釋後,完全接受他的說詞,今天這趟拜訪,算是相當成功,尤其最後漢利還邀他們到家裡午餐。願意見“未來的媳婦”,對這位老頑固,可說高度不容易。他不知除了茉莉外,漢利之前曾請過誰到家裡。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NAQL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18/10/19 下午 03:20:23

2003/10/20起第 4295460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