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十九)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8/4/27 下午 06:50:14

19 北與南(十三)

瑪格麗特以為桑頓看輕她,就是為了她說謊那件事。其實並非如此。桑頓最在意的,乃謊言是為了一個情人。他忘不了瑪格麗特望著該男子時,那溫柔多情的眼神,她可從來沒有這麼看著他。至於會有那個謊言,當然顯示她知道其中是有不妥,需要掩飾。但究竟何以得掩飾,他卻怎麼也想不通。畢竟跟情人在公開場合很親密,是有失淑女形象,但說起來,並沒什麼不可告人的。令他痛苦的是,他心目中如此高貴的女孩,居然願意為了一個他不知是誰的男子說謊,不在乎讓品德染上瑕疵。令他更痛苦的是,即使她行為失檢,他仍覺得沒有其他女孩比得上她。而令他最痛苦的是,與那位年輕英俊的男子相比,自己怎麼看,都是個成天在工廠打轉的大老粗。強烈的嫉妒心,讓他鑽牛角尖,繼續往痛苦的深淵墜落。

瑪格麗特曾跟一男子出現在車站的傳聞,終於讓桑頓太太知道了。在想了一堆義正辭嚴的話後,她昂然前進赫爾家,準備好好發揮她訓人的本事。開宗明義,桑頓太太向瑪格麗特表明,曾答應她母親,若她做了錯事,會規勸她。起先瑪格麗特以為是說謊那件事,這她承認不對。但她比較希望是由桑頓來責備她,她會跟他誠懇的懺悔,以恢復他對她的好感。如今卻是桑頓太太來,她直覺認為是桑頓請他母親來的,心情不免有點低落。但總是自己有錯,態度遂很謙遜。沒想到桑頓太太說的是她想都沒想到,跟一男士在一起的事情。她氣壞了,一個毫不相干的人,竟然管到她的行為。她怎可以一口咬定她會做出什麼逾越規範的行為?更不要說那人還是她哥哥。母親才剛過世,就有人自認具有資格來跟她說三道四,不分青紅皂白地指責她,太羞辱人了!她雙手掩面,淚水不斷滴下。雖然桑頓太太做了一些解釋:不是兒子要我來的;他很關心你,擔心你是否遭遇困境,需要協助;他至今從未說過一句批評你的話。瑪格麗特說“桑頓先生對我的評斷比你仁慈。”然後拒絕為自己做任何辯白。

話不投機,桑頓太太只好訕訕地離去。只是看到瑪格麗特火冒三丈、大哭一場,桑頓太太反而覺得這樣就還可以:我兒子算是有眼光,他愛上的女孩並不輕浮,也許放肆。不過這可解釋成有膽識,她倒是一點也不輕浮。想到自己的女兒,說有多輕浮就多輕浮,卻膽小而從不敢放肆,桑頓太太嘆了口氣。

桑頓太太走後,瑪格麗特為桑頓的體貼很感動。但她突然想到,除了知道她撒謊外,他一定以為弗列德是她的情人,難怪他近來都避開她。她不禁羞紅了臉,她已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席金斯依瑪格麗特的建議去找桑頓,起先桑頓並無好臉色,領頭罷工的人,當然必讓廠主很厭惡。但最後桑頓仍親自去席金斯家查證,發現的確如席金斯所說,他之所以迫切需要工作,乃是為了照顧幾個失去父母的小孩,遂同意讓他進工廠。由於瑪格麗特剛好也去席金斯家,探望那些他收留的孤兒,與桑頓碰到了。桑頓問瑪格麗特有什麼要跟他解釋的?正在琢磨該怎麼說明,才能不讓弗列德惹上麻煩,桑頓已失望了,覺得她對他不夠信任,便要她不必說了。他說雖曾表示會永遠愛她,但現在放棄了,一切都過去了。但他會為她保守秘密,並以她父親朋友的立場,勸她做事不可如此大意,否則實在太冒險。失去了一個大好澄清的機會,瑪格麗特有點哀傷,這樣他將更看輕她了。只是總不能為了重新博取一位宣稱已不愛她的人之好感,就隨意出賣哥哥。

前陣子結婚,娶了一西班牙女孩的弗列德來信,說他收到亨利的信了,因找不到證人,要洗脫罪名的機會極其渺茫。氣憤之餘,他告訴妹妹,他現在是西班牙一家大公司的小股東了,祖國如此對待他,他再也不回英國了,就待在西班牙發展。瑪格麗特啞然失笑,將近兩年前,她剛到米爾頓時,對商業這一行,是多麼地反感,如今她哥哥也走上經商之途了,她還能看不慣生意人嗎?

赫爾已17年沒回牛津了,以前沒什麼時間,妻子過世後,他時間自然多起來。他近來雖偶爾呼吸有些困難,但不發作時,健康則毫無異狀。因此當貝爾強力邀請時,瑪格麗特也鼓勵父親回母校走走,暫時擺脫米爾頓的烏煙瘴氣,她也可趁機過幾天一個人的清靜日子。赫爾55歲,貝爾60歲,兩人是35年的摯友。他們在牛津有不少共同的朋友,及共同的回憶。久未相逢,兩人分享各自的人生經驗,與生活感悟。赫爾不知怎的,談到他僅存的掛念,即瑪格麗特將來怎麼辦。終身未娶的貝爾,雖覺赫爾杞人憂天,現在擔心這個做什麼?仍承諾會照顧他一直視為女兒的瑪格麗特,讓赫爾安心下來。至於待在米爾頓的瑪格麗特,則把家裡的文件整理一番,包括將亨利陸續寄來的幾封信,拿出來再仔細讀讀,了解哥哥的案子。瑪格麗特注意到信裡的措辭僵硬,即使他本來就是個比較嚴肅的人,但顯然他從未忘記兩人間的尷尬關係。她決定將這些信好好珍藏。信收好後,她陷入了沉思。

一日瑪格麗特從家裡樓上窗戶,看到有輛馬車停門口,貝爾單獨下車。她愣住了,臉色蒼白,貝爾很快便進來了。“噢!爸爸!我親愛的爸爸!看到只有您一人我就知道了!”果然貝爾帶來了噩耗,赫爾在牛津睡夢中,平靜地過世。一向同情孤兒,還教他們讀書識字的瑪格麗特,頓時也成了孤兒。

由於貝爾去信通報,瑪格麗特的阿姨迅速前往米爾頓,以接她回哈里街。即將生老二的表妹伊迪絲,與已從軍中退役的丈夫,已搬回阿姨家住了。他們夫婦都很歡迎瑪格麗特去團圓。阿姨才一抵達,便對米爾頓有無比的厭惡,這種地方怎能住人啊!何況伊迪絲的預產期在即,她催促趕快離開。最後瑪格麗特勉強妥協,待父親下葬後,隔天她就跟阿姨回倫敦。至於書籍及家具等的善後,就全留給狄克森去處理。對於父親葬在牛津,母親卻孤單地長眠米爾頓,瑪格麗特相當懊惱。要不是父親突然的死訊,讓她完全亂了方寸,她一定可做更好的安排。

告別米爾頓前,瑪格麗特跟阿姨說要去跟兩個朋友辭行,阿姨不放心,堅持要陪她去。阿姨要狄克森叫輛馬車,且帶著女僕同去,瑪格麗特覺得有些滑稽。過去這將近兩年,靠自己那雙能走的腿,她想去那裡就去那裡,毫不遲疑,如今阿姨卻擺出這麼大的陣仗。

先去席金斯家,瑪格麗特將她父親的聖經送給他。臨別在即,粗獷的席金斯感性地說“就算是魔鬼寫的書,只要是你開口,要求我為你或令尊讀,我都二話不說。”貝西過世後,有日席金斯受不了悲痛,想出門買醉。瑪格麗特覺得他不該再喝了,那也是貝西臨終的願望,遂力邀他去家裡共進晚餐,並與父親聊聊。兩人之前並不相識,席金斯向來看不上只會動口,百無一用的牧師,還是脫離教會的。但經一番長談後,席金斯終於心平氣和下來。最後,英國國教徒瑪格麗特、退教的赫爾,及不信神的席金斯,三人一起跪下禱告。有些基督徒認為,祈禱可使靈魂從身體中解放出來,但對非基督徒,及已脫離教會者,就不知是否有效。不過沒有關係,反正禱告不會有什麼壞處。

接著該去的是桑頓家,桑頓才剛從牛津參加完赫爾的葬禮回來。瑪格麗特跟桑頓太太,雙方禮貌性地言和。瑪格麗特表示她選擇不為自己辯解,但要桑頓太太相信,她絕沒做出任何不當行為。桑頓太太對瑪格麗特既欣賞又厭惡,一直相當矛盾,但覺得她走了也好,免得又興風作浪,惹她兒子傷心。至於桑頓,他已從貝爾那裡,驚訝地獲知瑪格麗特有個在海外的哥哥,且因涉及叛變而無法回國。那赫爾太太於病危至過世期間,他有回來嗎?桑頓遂有些聯想。只是貝爾有點搞混了,因他不過是從赫爾那裡,得到若干支離破碎的訊息。他跟桑頓說,弗列德沒回來奔喪,但亨利倒是有來。亨利又是何許人也?喔!他與瑪格麗特往來密切,且是她要去住的阿姨家之至親,即伊迪絲的大伯。多嘴的貝爾且告訴桑頓,亨利喜歡瑪格麗特已好多年了,之前沒有行動,主要是她沒錢。但這問題已不再是問題了,因等他一命嗚呼,他的財產將全歸她。貝爾的口沒遮攔,使桑頓的情緒再度低落。所以對瑪格麗特的即將遠行,且恐怕難有機會回來,桑頓告訴自己,不必再有任何幻想,兩人間一絲希望也不可能有了。多言無益,適足增羞,就讓她走吧!但相信她很難找到比自己更愛她的人。

桑頓說再見時,語氣裡沒有一點遺憾,也沒帶任何情感。他果決地握住瑪格麗特伸出來的手後,便立即放開,彷彿那是一朵枯萎的花。如此的告別方式,讓瑪格麗特心裡難過無比。只是她已懂桑頓的心了,知道桑頓絕不像他表面那麼冷靜。這全是她的錯,可惜她無法挽回了。她才剛熱悉北方握手的禮儀,卻即將不再用得上了。這是個讓她失去父母的傷心地,瑪格麗特跟阿姨說“走吧!我要忘掉這裡的一切。”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JCCG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18/5/23 上午 09:53:44

2003/10/20起第 4159655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