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線上報名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十八)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8/4/22 下午 12:39:33

18 北與南(十二)

赫爾以為貝爾會來參加他妻子的葬禮,當年貝爾是他們結婚時的伴郎。貝爾是很想來安慰老友,只是他因痛風發作,無法遠行。另一方面,瑪格麗特花了一番功夫才說服父親,不要邀他視為新交好友的桑頓。葬禮前一天晚上,桑頓太太派人送了封信來,措辭冷淡又簡短。她說應兒子之要求,派家裡的馬車送他們去參加葬禮。瑪格麗特憤慨地跟父親說,就自己去,馬車不必了。他們根本不在乎我們,否則會主動說要出席,而不是派輛空馬車來。赫爾有點搞不清楚了,因他以為瑪格麗特一點都不想邀桑頓來參加葬禮。“是這樣沒錯,我不希望他出現,更不喜歡是應我們的要求,他才來參加。可是他的作法,好像在嘲笑別人的哀傷,我沒想到他會這麼做。”瑪格麗特大哭起來,有如將幾天來壓抑的悲痛,一股腦都釋放出來。赫爾嚇壞了,拼命安慰女兒。之前都是女兒在安慰他,他不明白一向都為別人設想、溫柔又有耐心的女兒,何以為了桑頓的出不出席,如此失去控制。

隔天(星期五)一早,收到弗列德從倫敦寄來報平安的信。信中說亨利出城,要下星期一或二才回來。為了等亨利,他將在倫敦多停留幾天。這樣他被發現的機會不就增加了嗎!本來就很擔心的瑪格麗特,這下更憂慮了。哀戚的葬禮結束後,參加的人群逐漸散去,赫爾父女也離開了。桑頓走到留下負責善後的狄克森身旁,他全程參與,但站得遠遠的,赫爾與瑪格麗特都沒注意到他。他問赫爾父女目前如何?正大聲啼哭的狄克森,斷斷續續地說赫爾先生整個人都崩潰了,瑪格麗特則情況還好。若瑪格麗特哀慟欲絕,桑頓覺得就該,或者說趁機去安慰她,發揮騎士精神,這是他打心底的盼望。如今卻是“情況還好”,不禁讓他開始胡思亂想。前幾天車站的那幕情景又浮現。過去瑪格麗特在他心目中,是那麼純潔優雅,神聖不可侵犯。如今居然在公開場合、時間那麼晚,又離家那麼遠,跟一英俊男子親密地黏在一起。是那位男子,讓瑪格麗特度過喪母的悲傷期嗎?他只覺天旋地轉,難過遠超求婚被拒。愁雲慘霧,都不足以形容此刻他的心情。勉強打起精神,他告訴狄克森,他會去拜訪赫爾。他口氣冷淡,看似毫不在乎,其實內心痛苦不堪。但有如自虐,就是很想見那位製造痛苦的人。

瑪格麗特的情況,並不是真的還好。跟父親在一起時,她的確顯得泰然自若,開開心心。只是一旦獨處,想到她已沒有母親了,經常仍會痛哭一場。另外,不知為何,狄克森沒有對瑪格麗特提起她與桑頓的那段對話。也許是太忙忘記了,也許是因桑頓說的是要來拜訪赫爾。瑪格麗特因此不知桑頓其實沒那麼無情,他全程出席她心愛母親之葬禮。

桑頓來訪了,直接走到赫爾面前,緊握他的雙手。雖不發一語,但傳達出的同情,遠勝過千言萬語所能表述。然後桑頓轉身面對瑪格麗特,發現她看起來,一點都不算還好。俏麗的容貌,因勞累與頻頻哭泣,已黯然失色。而堅忍的表情裡,看得出乃承受極大的悲痛。由於桑頓最近的態度,令瑪格麗特難以捉摸,她只好沉默又怯懦地站在一旁。桑頓原本仍打算用刻意的冷淡,跟她簡單打個招呼就好,但到看瑪格麗特的樣子,我見猶憐,他不由自主地走向她,無比溫柔地講些節哀順變之類的話,聽得她淚如泉湧。桑頓的一顆心砰砰跳,聲音大得連他自己都聽見了,車站那幕情景,暫時被拋到九霄雲外。他強自鎮定地坐下,跟赫爾說話,瑪格麗特則擦乾眼淚,拿起針線。這時狄克森神情慌張地進來,要瑪格麗特出去一下。是弗列德的事?她心裡一沉。原來有個警探(inspector)上門,瑪格麗特交待狄克森別讓她父親知道,然後下樓。

警探客氣地說,有個男人死在醫院。起因是星期四傍晚五六點間,他在車站跌了一跤。剛跌倒時好像沒有大礙,還能自行爬起來。醫生說他本來就有病,又長期酗酒,所以跌那麼一跤,最後就要了他的命。目擊者指出,當時有對男女在附近,一位醉男推開女子,接著與男子發生爭執,男子撞了醉男一下,使他摔下月台。那一摔似乎並未造成嚴重的後果,所以目擊者起初不以為意。但既然導致死亡,警方遂認為有調查的必要。由於有人指出那女子是瑪格麗特,他才登門請教些問題。瑪格麗特鎮定地說“我並不在場。”警探雖有些懷疑,但畢竟手上的證據太薄弱,說不定是認錯人,眼前可是一端莊的淑女,宜慎重些。只好暫時打住,回頭去跟目擊者再確認,遂表示稍晚會再來。警探離開後,瑪格麗特踉蹌地走到書房,整個人癱倒在地板上,暈死過去。

瑪格麗特終於被她背負的重擔壓垮了。由於尚未收到弗列德已離開英國的信,表示他可能仍在倫敦,使她的一顆心一直懸在那裡。弗列德仍未脫離險境的事,她完全不想告訴父親,免得他傷心之外,又要煩心。弗列德本就有兵變的重罪,如今又涉嫌殺人,她為了救他不得不撒謊。她的信心潰散了,卻求救無門。

桑頓才一離開赫爾家,便遇到那位警探。警探本來在桑頓的工廠工作,後來得到桑頓的推薦進入警界。桑頓是地方的治安官(magistrate),李奧納茲被送到醫院後,桑頓曾去採錄證詞,但只聽到一些胡言亂語,不覺得有什麼價值。雖然死亡可能源自於之前的打鬥,但他看那人就是個醉漢,所以並未太在乎此事件。警探說他知道桑頓有去醫院採證,他將已知的訊息報告桑頓,請教桑頓該如何處理。還說他能有今天,都是由於桑頓的提拔。他到看見桑頓剛從赫爾家出來,猜想應跟他們家很熟稔。對瑪格麗特否認摔倒事件發生時她在車站,桑頓有點訝異,但他不露聲色,要警探暫時別採取行動。

桑頓回到辦公室,思索整件事。他怎麼可以被她的眼淚打動,無視她的沉淪,放棄對她的懷疑,忘記她跟一不知名的男子在一起。然後是這次的說謊,她顯然極害怕某種醜聞被揭發,否則任何人碰到如李奧納茲這種地痞流氓,喝醉後故意挑起爭端,都很倒楣,只要稍微解釋一下,一定能獲得同情。但會讓她選擇說謊,想必背後有令她很恐慌的理由。他不禁對她憐憫起來,必須救她,不能再查了。這個案子由於醫院並沒有肯定的說詞,要不要深入調查,是有模糊地帶。跌一跤是小事,任何人隨時都可能摔倒。是那人本來身體就很差,跌後喝酒又吹冷風,加速他的死亡。他做出決定了!她可以愛上別人,可以完全不把他放眼裡,他還是要忠誠地為她效命。他愛過的女人豈可蒙羞?如果她得在法庭上承認說謊,甚至不得不講出說謊背後的理由,對他是極大的恥辱。他迅速寫一字條,請人轉交那位警探,內容說因醫學證據不夠充分,調查至此為止。至於驗屍官(coroner)那邊,他會處理。

那天晚上警探再度來到赫爾家,瑪格麗特硬著頭皮接待。警探向瑪格麗特抱歉造成她的困擾,說案子不再往下調查了。言談間他拿出治安官桑頓給他的字條,上面說這案子沒必要牽扯無辜,就此停止,這也讓他鬆了口氣。緊張了一天,警探離去後,瑪格麗特和衣倒在床上,左思右想。她在桑頓眼中成了騙子、墮落了。她跟自己哥哥走在一起,這件事她心安理得,只是不能說而已。但她的確說了謊,卻是不得已。桑頓以為她說謊,做了什麼不軌的事,卻仍幫她。他的暗中相助,如果是因從貝爾那裡知道弗列德的事,她會謝謝他;如果是因基於輕視,她就絕不謝他。只是,天啊!人家這樣為你解套,你還挑剔幫忙的原因,真是個不知感激的人。她腦中一片混亂,以往她一直站在自己假想的高度鄙視他,如今她發現自己跌落在他腳下了。她實在不願承認,自己其實有多麼重視他的評價與認同。

隔天早上,收到弗列德前天發的信,這封信晚到了。他前天晚上便已平安離開英國,而她撒謊以阻撓警探追查,是昨天下午的事。如果信是昨天中午前抵達,她就不必說謊了,在桑頓眼中也不會那麼不堪了。天啊!為什麼這封報平安的信,不早點到?弗列德還說瑪格麗特的信很有影響力,亨利極認真地處理他的案子,只是成功的機會可能毫不樂觀。

罷工後的席金斯,由於不願意向人低頭,一直失業在家。幾間他去求職的工廠,廠主均要求工人不可再支持工會,這點他無法接受。瑪格麗特建議他去找桑頓,起先他不肯,覺得桑頓不會同情領頭罷工的人。在瑪格麗特講了一些桑頓的好話後,最後他同意了。

席金斯離開後,赫爾父女繼續聊了一下。瑪格麗特認為桑頓有一顆仁慈的心,雖外表看起來很剛硬,不輕易妥協。赫爾高興地說“你總算對桑頓有比較公平的評價了。”瑪格麗特心裡不禁難過起來,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她想:如果我是男人,那就可毫不猶豫地去找他,逼他說出對我的責難,然後我再誠實地告訴他實情,他一定能諒解的。唉!我才剛感受到他品德的崇高,便已失去這個朋友了,實在令人難受。我真希望他來責罵我,再怎麼臭罵都行。這樣至少能知道,我在他的心目中,到底有多低劣。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8B50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18/10/19 下午 03:20:23

2003/10/20起第 4292716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