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線上報名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十六)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8/4/11 下午 12:28:41

16 北與南()

桑頓出門後,芬妮嘀嘀咕咕,繼續說些瑪格麗特的事,但她母親已懶得理她了。芬妮總是毛毛噪噪,坐無坐相,站無站相,視線常飄移不定,一點都不像個大家閨秀。桑頓母子都行事果決,堅毅不屈,女兒則完全不是這樣,思慮不周詳,吃苦更是不可能。瑪格麗特個性夠嗆辣,她有品味、有韻味、有魄力,高傲的桑頓太太,實在不願意承認,很多地方女兒比不上瑪格麗特,想起來便很沒面子。但總是自己女兒,她仍很寵愛芬妮,對瑪格麗特則嗤之以鼻。想啊想,時間過得真慢,終於盼到兒子回來了。

桑頓問母親,明天他去問候赫爾小姐時,該說些什麼?母親答“就講該講的,你已別無選擇了。”桑頓不懂母親的意思。“她都已那麼露骨地表達她的感情了,道義上你只好…。”做母親的覺得兒子未免太遲鈍。“道義?”桑頓覺得很可笑但更可氣。他說“這件事可能跟道義毫無關係。至於‘表達她的感情?’你指的是那一種感情?”母親要兒子別生氣,且說“她不是衝到樓下,撲到你身上保護你嗎?”桑頓來回踱步,然後走到母親面前說“是沒錯。只是我不敢奢望,也不相信這樣的女孩會在乎我。”“這樣的女孩?別傻了,你把她講得有如王公貴戚的女兒。奢望?都已經那麼清楚了,還需要什麼證據,來證明她喜歡你?我相信她內心是有過一番天人交戰,之前她都用不可一世的眼光看待一切。幸好最後她總算想通了,這樣反倒讓我比較喜歡她了。我能這麼說,已經相當不容易了。”桑頓太太慢慢露出笑容,但眼裡卻含著些淚。“過了今晚,我就退居第二位了。我之所以請求你明天再去,不過是想多爭取幾個小時能獨自擁有你。”

“我最親愛的媽媽!”桑頓心頭一熱,但隨即沉思在明天拜訪的希望與恐懼中。沒辦法,愛情的力量太偉大,很容易勝過對母親的愛。桑頓太太看在眼裡,心裡不禁蒙上一層陰影,兒子的心就這麼飛走了!桑頓說“我知道她不喜歡我,但我會匍匐至她的腳前求她。即使只有百萬分之一的機會,我都會去爭取。”“別害怕!”桑頓太太強忍委曲說。“單就愛情而言,她或許配得上你。她肯定經過一番掙扎,才克服她的傲慢。”做兒子的完全沒注意到,母親由於對他強烈的愛被忽視,因而引起的嫉妒,感到如針刺般的椎心之痛。跟兒子道過晚安後,桑頓太太以一貫的威嚴,緩緩走回自己的房間。她鎖上門後坐下,讓多年來罕見的淚水,盡情地流。

瑪格麗特回到家時,父親正專心陪母親說話,沒發現她的異狀。睡前獨處時,她開始回想下午發生的事:“我向來對當眾流露感情的人,非常不屑,總覺得怎麼會如此缺乏自制力。但今天我何以將自己攪進那灘渾水?我有什麼本領能力挽狂瀾?真像個浪漫的傻瓜!雖然我可能是幫上忙了,否則那些工人不會離開。但我到底在想些什麼啊?我怎麼會去保護那個男人,一副他是個無助小孩似的。他是個廠主,是個大男人呢!女僕跟芬妮說,我當著那麼多人的面,雙手摟住他們主人的脖子。而芬妮回答說,她早就知道我喜歡她哥哥,為了讓他娶我,我什麼都可以犧牲。她們以為我昏死過去,一點都聽不到,盡情地講,實在有夠難聽。天啊!我做出那麼丟臉的舉動,難怪那些人以為我愛上他。說我愛上男人就已很糟了,愛上的,還居然是他!”她感到無比的羞辱,淚水再也止不住了。“我竟然淪落到這個地步,讓人這麼糟蹋我。我之所以會那麼勇敢,是因我對他毫不在意,頂多只是不討厭。我比較在乎雙方是否公平。…。”

隔日一早,桑頓來到赫爾家。在等候瑪格麗特時,不禁東想西想。她等下會撲進我懷裡,像昨天一樣?還是憤怒地拒絕?如果這樣就慘了,但大概不會有此可能吧!這時瑪格麗特悄然出現了。桑頓趨前緊緊握住她的手,表達深深的謝意。桑頓說她昨天救了他一命,她為他不顧一切,而他卻不知感恩,沒留下來陪她,跑出去辦事,還讓別人送她回家,語氣裡充滿了柔情蜜意。瑪格麗特卻異常冷淡,她說“你這樣講讓我很震驚,好像以為我昨天做的事,是你我之間的私事,以為你可以為了那件小事,慎重地跑來謝我。任何紳士都該明白,所有值得被稱為女性的人,在那種情況下,都會勇敢站出來,去保護可能受到暴力傷害的男人。”“而那位被拯救的紳士,卻不能表達謝意?”桑頓很不解。“我尊重你的權利,我只是說,你堅持向我道謝,會造成我的痛苦。”她以一貫高傲的姿態回答。“你似乎誤會我的舉動,不是純粹基於女性的本能,而是基於對你的某種特殊情感。”她淚水已壓抑不住,聲音哽咽,“對任何男人,只要有需要,我都同樣願意付出。”“赫爾小姐,我明白了,你當時之所以有那麼高貴的舉動,全因你天生厭惡壓迫。而可能被壓迫的人,當然也包括身為廠主的我。我知道你鄙視我,但請容許我這麼說,那是因為你不了解我。”“我對了解你沒興趣。”瑪格麗特邊說邊扶著桌子,她氣得全身乏力,因覺得他實在很殘忍。“我知道你沒興趣了解我,只是你這樣很不公平。”桑頓回了一句

瑪格麗特不想再談下去了。至於桑頓,嘴上雖說了些殘忍的氣話,其實很想拜倒在她腳邊,親吻她的裙襬,只要她有一些暗示就行。但她沉默不語,一動也不動,因自尊受創而引來的熱淚,落個不停,卻沒有哭泣聲。桑頓等了一陣子,希望她能說點什麼,責備、奚落,什麼都好,至少能讓他有所回應。但她就是不吭聲,他無法再待下去,只好準備走了。“我再說一句。你好像覺得我的愛玷汙了你,這我也沒辦法。我這輩子從不曾愛過任何人,現在我愛了,就算你對我不屑一顧,我仍會永遠愛下去。但請別擔心,我不會再表示了。”“我不擔心。”瑪格麗特眼淚停了,挺直身子。“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敢對我無禮,以後也不會有。桑頓先生,你對我父親一向很友善。”她的語氣和態度,都儘量展現出在她身上從未有的最女性化的溫柔。“我們別再惹彼此生氣了,好不好?”

桑頓似乎沒注意聽瑪格麗特說的話,也沒理會她伸出的手,更假裝沒看見她滿臉後悔的淒切神情,突然轉身走了出去。瑪格麗特瞥見他眼眶中噙著淚水,她的傲慢與嫌惡,都頓時煙消雲散。她感同身受,雖然她自己很痛苦,卻為給別人帶來痛苦,而自責不已。尤其這個人,在舉目無親的米爾頓,是多麼善待他們家,多麼令她父親欣賞。

這是瑪格麗特第二次被求婚,兩次都令她心煩意亂,而且都非常突兀,事前毫無徵兆。男生求婚都這樣嗎?她想了好一會兒,把桑頓的行為分析了一下,決定暫時拋開一切,出門去看貝西。

桑頓走出瑪格麗特的家時,只覺眼前一片茫然。天地雖大,卻似乎無處可容身。他在外面胡亂逛了一天,情緒終於慢慢平靜下來,直到傍晚他才回到家。在家等待兒子求婚成功,凱旋歸來的桑頓太太,一整天焦慮不安。一會兒想到兒子結婚,將會給她帶來很多令人討厭生活上的改變;一會兒又想該如何為兒子張羅結婚的事,務必要辦得風風光光。兒子到現在還沒回來,必定是跟赫爾小姐在一起,以後她的地位要大幅下降了,但只要兒子幸福就好。赫爾小姐雖太固執己見,倒還不算是太糟的媳婦,她仍有些優點,如果她是米爾頓人,就更好了。桑頓太太眉頭深鎖、全身緊繃,偶而有片刻微笑。終於兒子回來了,由腳步聲及動作,感官格外靈敏的桑頓太太,判斷情況似乎不很樂觀。

“媽!除了您,沒有人愛我,沒有人在乎我。”克制不住的淚水,湧上桑頓陽剛的眼眸。桑頓太太站了起來,生平第一次步履維艱。“媽!我配不上她!”桑頓太太咬牙切齒地說了幾個字,桑頓聽不太清楚,不必說是詛咒,但未必是用最惡毒的字眼,因得知兒子重回自己的懷抱,做母親的心雀躍起來。“媽!”桑頓急忙說“我不想聽對她不利的話。我還是愛她,比以前更愛她。”“我卻恨她。當她介入我們間時,我告訴自己,只要你快樂,我放棄一切都沒關係。但現在她讓你受苦,就算你不恨她,我恨!”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SDWW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18/8/13 下午 04:28:06

2003/10/20起第 4223603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