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命名記趣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23/1/31 下午 02:08:57

自女兒結婚後,偶而我會跟她提起為孩子命名之事。女婿姓呂,我說“呂雙口”很別緻,女兒說那不就是“呂呂”嗎?其他如呂品及呂垚等,都曾被我提過,女兒也都毫不考慮,但她知道我是開玩笑的。去年3月底,在一篇紀念性的文章“一代宗師周元燊院士”裡,我曾引用李白“行路難”第一首中的最後一句,“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以描述台灣統計學界的開拓者及傳播者周元燊先生,於1949年初自大陸來台灣,卻因山河變色而滯留下來,經5年半寒窗,當機會來臨,他帶著鴻鵠志,渡海赴美取經,終成一代宗師。由於一直想著周先生“長風破浪”的壯志凌雲,4月時,遂跟女兒說,孩子名亦可依序取自某一名言佳句,如此他人便容易看出這是同一家的兄弟姐妹。例如,老大可取名為“長風”,老二則名之為“破浪”。女兒遠在美國,雖是以line交流,我也能感到她皺眉了。若是女孩,名字中有“破”能聽嗎?又不是金庸(1924-2018)“神鵰俠侶”中的郭靖,為強調驅除韃虜的決心,將兒子取名“破虜”。於是“長風破浪”被打入冷宮。

去年10月初,看完李斯毅譯(2020)的英國小說“慾望莊園”(Brideshead Revisited1945,中文書名亦有譯成“重返布萊茲海德莊園”,伊夫林沃(Evelyn Waugh1903-1966)),頗有感觸。書中擁有廣大莊園的侯爵一家,育有丰姿俊秀的22女,其中佔篇幅最少的小女兒,卻使我印象特別深刻。故事開始時她才約9歲,兩個哥哥及姐姐年紀都大她一大截,當耀眼的兄姐已活躍於各種社交場合,她卻因年紀小,連家宴都無法上桌。但不像兄姐對所信仰的天主教裡,人與神間的關係,不時感到迷惘,因而在人生的道路上偶而會走得跌跌撞撞,驚險也在所難免,這個善良且討人喜歡的女孩,她的信仰最堅定虔誠,且一直在自己選擇的路上愉快地前行。這是個令人在闔上書後,仍常懷念的女孩。而她的名字“寇蒂莉亞”,更有種端莊沉穩的感覺。雖這是中譯,但“寇蒂莉亞”(Cordelia)一名仍引起我的好奇心,遂查詢其涵義及來源。

那時女兒已懷孕幾個月了,預產期是今年(2023)23日,且知懷的是女生,我問她名字取了沒?她答以還沒想好,我說還有4個月可考慮,也提供“Cordelia”給她參考。我告訴女兒,此名的意思是“海中的寶石”(jewel of the sea),且為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的劇作“李爾王”(King Lear)裡三個女兒中最小的那位之名,是個很好的女孩。女兒說“Cordelia”現在較少見,其小名“Lia”則比較常出現。一向機靈的她問道,“劇中她的結局是好的嗎?”那時我其實對“李爾王”的印象已有些模糊,憑著幾年前看過改編自“李爾王”的那部日本名片“亂”(Ran1985,大導演黑澤明(1910-1998)之作品),想當然耳地答以“很好啊!”,還扼要地敘述我所以為的故事內容:有個國王有三個女兒,兩個姐姐都說自己無與倫比地愛父親,小妹則不願唬弄父親,只說她對父親的愛就是女兒該有的,這樣講惹怒了國王。於是甜言蜜語的兩個姐姐各分到一半的王國,小妹則一無所有。拿到領土後,兩個姐姐就不要父親了。而以為小女兒很薄情的國王,最後卻是靠著她搶回王國,也才知道真正愛他的是誰。

不久,google過的女兒說,書中寫她被處死了,她沒找到電影的結局,難道是電影給了比較好的結局嗎?我想糟糕,“李爾王”的內容被我竄改了。趕緊查了維基百科後告訴女兒,“在1819世紀,由於有不少人批評這個悲劇性的結尾,因而在一些改寫的劇作中,讓劇中重要的人物都倖存下來。”女兒說,“太好了!不然太悲劇了。這樣修改還可以”,她接受了“Cordelia”一名。之後我訂購了一本“李爾王”,以弄清楚此故事的真實內容。而也明白在電影“亂”中,因故事發生在日本,雖三個女兒被改成三個兒子,但仍是以悲劇收場。原來我的記性早已不是內人曾以為的良好,而多年來我下意識地將“李爾王”之結局,改成我喜歡的。

去年10月底,女兒說英文名字若為“Cordelia”,由於有“jewel of the sea”之意,中文姓名之第三字,她想採用玉之旁,像是“璃”或“瑾”,但第二個字則還沒想到要取成什麼?我答以之前提過的,不妨兩個小孩的名字一起想,讓人一看便覺很可能是同一家,這是假設她日後會再生一個。女兒說她目前只想到名字結尾皆有玉字旁,像“呂清璃”念起來感覺還可以,沒有捲舌,且英文拼音也不難念。又說,本來第三字取“璐”亦可,但因姓“呂”之英文拼音已為“Lu”,這樣名字之拼音中便會有兩個“Lu”,有點好笑。我說“還有3個月,可好好思考,名字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隔天我提供“懷瑾握瑜”做為兩個一起想之例。即若老大取名懷瑾,則老二可取名握瑜,雖老二連影子都還沒有。字典裡說,瑾、瑜皆為美玉,“懷瑾握瑜”比喻“懷有高貴的美德及才能。”在“楚辭”裡有,“懷瑾握瑜兮,窮不知所示。”在“梁書”的“豫章王綜傳”裡亦有,“懷瑾握瑜空擲去,攀松折桂誰相許。”女兒覺得因她大姑(即女婿之姐)的名中已有“瑜”字,且“握瑜”諧音如“蛞蝓”(俗稱無殼蝸牛),將來上學後可能會獲此綽號。“蛞”音“擴”,由“握瑜”怎會聯想到“蛞蝓”?我不以為然。只是女兒覺得“握別的玉可以,懷別的玉亦可”,但最好不要“握瑜”。別的玉就不必握了,“握瑜”自此被拋開了,反正目前也無人能握。我告訴女兒,近代有一學者叫“南懷瑾”(1918-2012),學問不錯;另外,三國時諸葛亮(181-234)的哥哥諸葛瑾(174-241)在東吳,人很正派。雖後來女兒表示“懷瑾”可接受,我仍要她再想想“呂懷瑾”一名有沒有“缺點”?如“瑾”是否易被寫成“僅”或“謹”。女兒思考後認為沒什麼問題。於是“懷瑾”就確定下來。

今年1月中旬,女兒問“懷瑾”英文拼音採“Huai-Jin”是否比“Huai-Chin”接近?我回以“Chin”有“下巴”之意,“懷下巴”當然無妨,不過“Huai-Jin”之發音是可能較接近“懷瑾”。於是孫女的中文名取成“呂懷瑾”,英文名則為“Huai-Jin Cordelia Lu”。名字確定了,生肖則待日後再決定。但生肖難道不是依生日,有什麼好決定的?

今年的農曆新年是122日,依一般的認知,11日至121(除夕)出生的屬虎,自122日起出生的則屬免。女兒的預產期是23日,雖難免會有些誤差,但屬免的機會仍是相當大,除非真的太早出生才會屬虎,因此難道不是一出生就知生肖?

早先女兒覺得屬虎有不少禁忌,幸慶她的孩子應較可能屬免。我告訴她屬什麼只是好玩,且現在人們已不太在乎禁忌了,像我們的朋友中,有幾位她孰悉的,都是63年次屬虎,婚宴仍照常參加。女兒聽後同意老虎的確沒什麼不好,後來甚至覺得老虎也頗可愛。之後經由朋友告知再由網路確認,女兒發現生肖有依立春之另一算法。今年立春是24日,而孫女“懷瑾”於今年127日晚上11時餘(美東時間,台灣為128日中午12時餘)呱呱落地,生日正在122日至23日這狹小的區間。因此生肖若依正月初一的算法為兔,若依立春的算法則為虎。兔乎虎乎?等孫女稍懂事後,女兒會分析給她聽,由她自己決定要那一生肖。當然一旦決定就不宜改了,總不能忽兔忽虎。所以,究竟孫女屬曾賽跑輸烏龜的兔子,或沒聽過曾跑輸烏龜的老虎,還要再幾年才能揭曉。(112131)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XBVH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24/2/22 下午 03:05:26

2003/10/20起第 8775609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