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三十五)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8/9/4 上午 11:10:19

35 錦繡佳人(十四)

羅傑去倫敦後不久,奧斯朋便從外地返家了。一日吉布森騎馬到漢利家附近看診,他注意到那位在前方緩緩而行者,背影看起來很熟悉,但走路的姿態,卻不像他以為的那個人。待靠近後,吉布森叫道“奧斯朋,走得一副沒精打彩的樣子,簡直像老牛拖車,我還以為這是個50歲的老先生呢!何時回來的?”“我回家已快10天了,真是失禮,我早該去府上拜訪。但我自回來後,便常感到很疲倦,身體不太對勁,於是什麼事都不想做,只好待在家裡,沒有出門。今天想不行,還是該出來走一走,見見陽光。結果才走這麼一小下,就覺得累了。”奧斯朋臉色發白、有氣無力地說。吉布森聽了便不再跟他開玩笑,要他趕快回家,等下個診一結束,便去看他。

奧斯朋急切地制止吉布森,說他父親原本就不贊成他出遠門,將他的健康欠佳,歸咎於是他經常旅行之故。只是他有些事要處理,偶而仍得去一下外地。如果他父親看到醫生來家裡診斷他,必然大驚小怪,加深“旅行有礙健康”的看法。如此一來,恐怕會將他禁足在家,那他就慘了。奧斯朋有時會消失一陣子,那是眾所皆知。羅傑到外地,不是回劍橋就是去倫敦,總是處理跟研究或未來的計畫有關之事項。至於奧斯朋遠行究竟何處去,卻除羅傑外無人知曉。吉布森便趁機問他到底去那裡?奧斯朋表示他跟朋友住在鄉下,在那裡生活舒適,精神愉快,所以旅行絕對未影響他的健康。又說他只能講到這裡,而這些是連他父親也不曉得的。吉布森建議奧斯朋,不論有什麼困難,都該告訴父親。且認為跟父親疏遠,因而心中鬱悶,可能是造成他健康出問題的主因。奧斯朋則說,並非如此,倒過來才對。就是因身體狀況不佳,他才選擇逃避,不想去面對父子間的不愉快,免得增加煩惱。他不是無病呻吟,也不是心病,而是身體真的有毛病了。吉布森遂約奧斯朋隔日上午到家裡,還說原本就已邀了名醫尼可拉斯。他來一起午餐,享受美食、見見他兩個可愛的女兒外,且可買一送一,一次給兩個醫生看,這麼好的運氣,要去那裡找?

次日早餐後不久,奧斯朋便已按耐不住,來到吉布森家。大家都很歡迎他,沒人嫌他到的太早。而可能是到了他喜歡的地方,或者再加上有醫生關懷他,有別於前一天的病懨懨,奧斯朋今天顯得神清氣朗。許久不見了,茉莉與辛西雅,爭相告訴他過去這段期間發生的一些事。辛西雅數度不經意地問起奧斯朋去了那裡,或他在忙些什麼等。茉莉由於知道奧斯朋已婚的秘密,不必想便知奧斯朋只要一段時間不在,必是去找他太太。於是在奧斯朋感到窘迫前,便將話題岔開,或設法幫他打圓場。

午餐後,奧斯朋的診斷開始,而因吉布森太太得出門,辛西雅及茉莉遂先上樓。過了許久,診斷終於結束了。奧斯朋上樓找女孩子們。他跟她們說,吉布森跟尼可拉斯醫生除聽診外,還問了一大堆問題,沒完沒了,要不是吉布森太太及時進來,他恐怕到現在仍脫不了身。而他才一離開診斷室,兩位醫生便關起門來討論,相當慎重。“我以為媽媽早就走了呢!”辛西雅有點納悶地說。“你要找她嗎?她應還在樓下。”奧斯朋說。“沒事。只是她得去替肯莫伯爵夫人辦事,之前她急急如律令,一副刻不容緩的樣子,我才會想她怎可能到現在仍在家裡。

羅傑上回來吉布森家,臨走前說他要去倫敦兩星期。羅傑的行程茉莉一向記得很清楚,如今預定返家日早已過了,卻仍不見羅傑的蹤影。茉莉有些掛念,但她不想成為第一個提到羅傑的人。有天奧斯朋一大早便到吉布森家拜訪,且主動說他弟弟已回來好幾天了。“哎喲!那他怎麼不來我們這裡坐坐?這可不像他的作風。請你務必轉告他,且一定要說是我講的,就是我們家的門隨時為他開,請他只要一有空便過來。”當天出門前,奧斯朋其實力邀羅傑同行。羅傑原本都沒提,這時才透露,上回吉布森太太對他說的話。羅傑講的時候,並無惱怒的神情,而是當做一件趣事說。不過奧斯朋看得出來,羅傑心裡是有些失落的。因對喜愛往吉布森家跑的羅傑來說,被限制上門時間,很令他不知所措。何況兩兄弟皆心知肚明,奧斯朋總是愛什麼時候去就什麼時候去,百無顧忌,且迎接他的,永遠是一屋子的笑臉。

奧斯朋回家後,立即轉述今日吉布森太太令人窩心的邀請給羅傑,羅傑卻仍又延緩兩三星期,直到他感到很坦然了,才前往拜訪,且選擇下午才去。豈料他運氣不佳,一家3個優雅的女生皆不在,只得悵然而返。隔兩天奧斯朋帶回一封吉布森太太給他的信。信中哀怨地嗔怪羅傑,何以突然變得這麼生疏?兩家如此親近,居然不稍等一下,僅留個小字條就想打發她們?他才一走,她們就回來了。她每天在家左等又等,都等不到他的來訪,今天不得不出門,是因有個朋友一再邀約。回家後看完字條,懊惱萬分,早知道天王老子邀她也不去,那些根本都是吉布森的朋友。還問羅傑是不是對她有什麼誤會,想懲罰她,才這麼久都不去找她們。最後,希望羅傑隔日儘早去他們家,並留下來一起午餐。羅傑對吉布森太太的行事風格已有些了解,這封由美麗動人的詞,所堆砌出來的信中,究竟有幾分真情實意,他有些保留。但這樣的信,仍使他隔日不得不前往赴約。況且他也實在太想去了。

辛西雅了解奧斯朋之所以欣賞她,是因她的美貌及有主見,對她並無男女之情。羅傑則除了被她的外表所吸引外,且喜歡她的一切。她不曾從其他男人那裡,感受到如羅傑那般真摯的愛。這讓她覺得不該不珍惜羅傑的付出,所以她對羅傑一直很溫柔親切。茉莉冷眼旁觀,一切了然於心。她不知這種兩情相悅的情況能維持多久,或者說將如何結束?在繼母及辛西雅的薰陶下,她從以前對男女之事的懵懵懂懂,到現在民智大開。而在朝夕相處下,她明白關於擇偶,繼母及辛西雅與她有完全不同的考量。因此羅傑對辛西雅的愈來愈痴迷,令茉莉無法不擔心。

羅傑劍橋三一學院會士的身分,使他從學院得到一份津貼。但只要一結婚,這份收入即停止,因規定會士必須是單身(University fellows could not marry)。他尚未有份正式的工作,而他從母親那裡所繼承到的兩三千鎊,乃屬終身財產所有權(life interest),只要他父親在世,這筆財產便歸他父親管理。所以羅傑目前收入雖尚可,但結婚後,立即少掉會士津貼,將使他無法過得很舒適。身為次子,又不能繼承家產。故對崇尚財富者,是不容易看上羅傑的。因此對辛西雅能否持續傾心於羅傑,茉莉並不樂觀。至於近來繼母對羅傑友善到可說相當誇張,也頗令她訝異。

吉布森太太以往對奧斯朋竭力示好時,奧斯朋欣然接受,讓她以為自己手腕高明,使條件優異的男生俯首貼耳,乃如手到擒來。如今她想用同樣的手法對付羅傑,卻不太順利。因她的前倨後恭,讓羅傑感到很狐疑,不曉得該如何適當回應,擔心前一刻被捧上天,下一刻又被推下深淵。但吉布森太太企圖表示,日後他可隨時進出他們家,他倒是看得出來。羅傑樂得享受此特權,所以何以吉布森太太有此大轉變,也就暫時不去揣測其中的原委了。

兩位醫生為奧斯朋會診後,開的藥方算是有效,因而他的身體明顯好轉,醫生當然不盡然都是庸醫。他常找機會去看懷孕的妻子,羅傑會士的津貼,差不多都給奧斯朋用了。多虧羅傑經濟上的支援,否則奧斯朋原本就捉襟見肘,如今妻子懷孕開銷增大,將更難以周轉。其實他知道該儘快讓父親知道他已結婚的事,但卻一拖著。“時候未到,現在還不是恰當時機。”他不斷告訴羅傑,且告訴自己恰當時機就快來臨了。奧斯朋已決定如果生兒子,要取名為羅傑。這並非純是為了感謝他弟弟,而是因他父親名字正是羅傑。

這一年來,奧斯朋跟父親的關係很不好,連同桌吃飯都感到極端痛苦。兩人還沒講上兩句話,就已話不投機,然後父親便開始指責他。每次都是說他書唸不好,又欠那麼多債,讓家族蒙羞。他的不辯白,反讓父親更生氣,因那個昔日不論任何遭遇,都會向父親傾吐的小男孩不見了。奧斯朋明白他的確讓父親失望透頂,而父親對他成績差及花費高兩大不滿,皆因他先是沉迷於愛情其後結婚之故。他娶了一個心愛的女孩,無與倫比的幸福,令他寧可失去全世界,也要擁有這個妻子。只是父親那麼在乎門第,那麼不喜歡法國人,他卻娶個當過保母的法國人,怎麼跟父親說啊?

在布滿荊棘的路上踽踽獨行,什麼力量支撐著奧斯朋?父親自小那麼疼愛他,常帶著他騎馬在莊園到處走,常向人誇耀他,開口閉口都是“我的奧斯朋。”他深信父親至今仍是愛他的,父親跟他間沒有不能化解的芥蒂。他腦海中浮現因孫子誕生的喜悅,使父親接受他的婚姻,他們父子盡釋前嫌的浪漫畫面。會抱頭痛哭,還是相擁大笑?他充滿各種想像。孩子即將出世帶來的盼望,讓他能拋開一切煩惱。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ED71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18/12/13 上午 09:04:22

2003/10/20起第 4362634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