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線上報名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三十四)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8/8/30 上午 08:55:53

34 錦繡佳人(十三)

某日奧斯朋與羅傑應邀到吉布森家作客,餐後眾人移至客廳喝茶。奧斯朋跟吉布森太太立即聊了起來,兩人皆有高品味,共同話題不少。羅傑則津津有味地聽吉布森講些比較骨學(comparative osteology)的新知。身為醫生,吉布森對與醫學相關的報導,向來都樂意閱讀。他最近拿到一篇登在外國期刊上,比較骨學方面的論文,是一位喜愛科學的朋友轉給他的。這種題材,能分享給誰?羅傑自然是很少數中的一個。茉莉也在一旁聽著,羅傑開啟了她對科學的興趣。雖吉布森所講,並非普通的知識,專心聽都還不見得能吸收,羅傑卻做不到心無旁騖。他常利用空檔,瞄一下辛西雅。他發現辛西雅顯得百般無聊的樣子,看來吉布森講的內容,對她有如鴨子聽雷,引不起絲毫興趣。

吉布森晚上仍需看診,他總是把病人擺第一,即使家有太太特地邀來的客人,他也僅略表歉意後便出門。他一離開,吉布森太太便覺得該讓女兒向客人展示才藝,畢竟具備愈多才藝的女孩,愈具吸引力,身價也愈高。她要辛西雅唱個歌給大家聽。辛西雅毫不猶豫地坐上琴椅,邊彈邊唱。奧斯朋主動站到她旁邊,幫她翻樂譜,還跟她談些法國的事。羅傑本來跟茉莉坐在一起,問問茉莉最近看些什麼書,閒暇時間如何打發等,但看辛西雅跟奧斯朋聊得很起勁的樣子,便再也坐不住了。他說“我們要不要過去,聽聽他們在說些什麼?”茉莉雖較想單獨跟羅傑講話,但覺得羅傑尊重她,想去湊熱鬧先徵求她同意,遂想順從。誰知不等她回答,羅傑便起身走向鋼琴了,把茉莉丟下。羅傑倚在鋼琴上,加入他們愉快的談話陣容,且毫無顧忌地盯著辛西雅看。有那麼一瞬間,茉莉都快哭出來了。一分鐘前,他還靠她那麼近,友善地跟她說些私密的話。如今她獨自坐得遠遠的,羅傑似乎已完全忘記她的存在了。在淚水湧出來前,她一轉念,覺得這樣想極不應該。辛西雅是她的姐姐,羅傑則有如她的兄長,她怎可心存邪惡、忌妒,…,茉莉拼命將一些壞字眼加在自己身上,搞得情緒很差。

辛西雅不論彈或唱都十分優雅,這種即興演出,對她乃如雕蟲小技,一向能輕鬆自在地應付。不過卻談不上正確性,水準當然更是免談。但辛西雅自己不在意不說,對這麼有魅力的女孩,男生莫不趨之若鶩,且僅是在家庭聚會中,提供來娛樂佳賓,除了少數音樂魔人外,誰會去計較有那裡彈錯?於是辛西雅下台一鞠躬時,奧斯朋兄弟皆給她最大的掌聲,且讚不絕口。吉布森太太自認是個公正的繼母,現在該輪到茉莉登場了。茉莉極有音感,惟她求好心切,平常練琴,只要彈錯一小節,便反覆練個20遍,這樣是不適合即興演出的。再加上她容易怯場,在沒事先準備下,突然被逼著上台,心裡有1千個不願意。只是意志堅定的吉布森太太可不放過她,茉莉遂有如上刑場般,坐上了琴椅。

奧斯朋再度主動過來要替茉莉翻樂譜,茉莉卻請他走開些,說她自己來即可。茉莉還要大家繼續聊,不要管她。奧斯朋不顧茉莉的要求,仍站在她旁邊,看著她彈,讓她有些安慰。吉布森太太由於之前忙著刺繡累壞了,聽沒多久,便不禁打起盹來。羅傑則跟辛西雅不知聊些什麼,兩人似乎總有說不完的話。繼續聊該算是應茉莉的要求吧!只是茉莉就是克制不住,不時會偷看一下羅傑,她發現辛西雅常低聲回答羅傑的話,兩人的頭幾乎要靠在一起了。在不夠專注下,茉莉數度忘了彈到那裡。好不容易彆彆扭扭地彈完了,茉莉如釋重擔,趕緊遠離鋼琴。奧斯朋兄弟依然給她很大的掌聲,雖然應只有奧斯朋從頭到尾認真在聽。

辛西雅並未錯將奧斯朋的友誼視為愛情。歷來追求她的人不少,經驗豐富下,男生對她抱什麼樣的想法,她一眼便能看穿。對於奧斯朋,她頂多跟茉莉一樣,有著妹妹對兄長般的情感,不會對他的行為有過度聯想。但對羅傑,就完全不同了。那種無時無刻不想跟她在一起的渴慕,辛西雅絕不會不查覺的。至於茉莉,雖才小辛西雅幾個月,但在感情方面,之前未開竅,僅視羅傑為一會對她噓寒問暖,及相當愛護她的兄長。本來僅是這樣,便已很令她滿足了。不過自看到羅傑待辛西雅與待她的方式迥異後,她才明白她想要的比原先的更多。

不知為什麼,奧斯朋已有好一陣子沒來吉布森家了,但在這段期間,羅傑倒是天天來報到,有時一天還不只來一次。辛西雅對羅傑溫柔又親切,這樣當然讓羅傑感到很窩心。就辛西雅來說,這不過是禮貌而已,並不表一定有什麼特別的意義。但不要忘了吉布森太太可不是省油的燈,立刻警覺起來。捨長子就次子,天下沒有這回事。她雖不曉得奧斯朋最近為何不來,但無論如何,她認為她必須出手制止了,不能繼續對羅傑如往常般友善,免得局勢失控。要知羅傑不僅是劍橋畢業,且剛選上三一學院的會員(fellow),一般人會認為這是個優秀的青年,前途看好。只是吉布森太太豈會把這種成就放在眼裡?羅傑不是長子,不能繼承家產,而成績再怎麼突出,最終了不起成為一名學者,擁有不錯的社會地位。對吉布森太太而言,這一點用處也沒有,因受薪階級,收入能有多高?

決定對羅傑改變態度後,有回吉布森太太對他說“我們都很歡迎你來寒舍,只是我們卻不能太過自私,你哥哥不在,如果你常來這裡,這樣不就是讓你父親常一個人寂寞地待在家中嗎?”這種冠冕堂皇的話,吉布森太太相當擅長。羅傑覺得吉布森太太真會替人著想,遂說明他有常陪父親,且他父親現在情況較好了,已回復以前的習慣,不時會到田地上走動。而去田地他較喜愛一個人到處看看,不要人跟隨。又有一回羅傑來,吉布森太太故意要茉莉陪她出去辦事,且說辛西雅既然身體不舒服,就該少講話,趕緊回房休息。羅傑只好訕訕地離去。

羅傑從小便受到吉布森的器重,他們家他隨時可來,所以一直遲鈍地看不出吉布森太太已將他列入黑名單了。有天吉布森太太不知為何心煩氣躁,把一向虛假的溫和有禮拋開了。當女僕通報羅傑來訪時,吉布森太太不假思索地說“實在有夠煩!”,聲音大到連羅傑都聽到了。羅傑一如以往,帶著一束玫瑰花來。他進入客廳後,吉布森太太連頭也不抬,仍繼續她的刺繡,嘴裡嘟嘟囔囔不知說些什麼。羅傑想當然耳,認為是歡迎詞。老實的羅傑,還以為吉布森太太的“煩”是針對刺繡不順而不悅,並未想到如假包換,就是對他講的。

羅傑走到窗邊往院子瞧,“喔!開了不少漂亮的花,看來以後不需要我們家的花了。”他其實是想起個話題,不料吉布森太太決定趁機做個了斷,回應道“說的也是。你一直好心送花來,如今我們家的花盛開,以後就不用再麻煩你了。”第一槍開出了。羅傑聞言頗為驚訝,因吉布森太太的語氣很明顯不友善。但他仍說一點都不麻煩,他很樂意每天都採花過來。“我們已浪費太多時間在你身上了,你可能還搞不清楚。你非但常來,且常一大早便來。只是我們可不像你閒閒沒事幹,早上通常有很多事要做。沒聽過一日之計在於晨嗎?身為母親,我希望辛西雅跟茉莉,皆能利用上午,多看些有益的書,以讓自己成長。如果經常一早就有訪客,良好的閱讀習慣,就永遠無法養成了。”吉布森太太繼續以她甜美卻做作的聲音,射出威力更大的第二顆子彈。辛西雅跟茉莉在旁看了都很不忍心。

羅傑有如被當頭一棒打醒,臉色立刻都變了。但他心地善良,告訴自己不要多心,吉布森太太是為了女兒好,不得不扮黑臉提醒他。他說“我的確思慮不周,屢屢干擾你們的生活。相信我,以後不會再這麼早來了。”臨走前他說,不久後他便要上倫敦兩星期,問辛西雅及茉莉,有沒有要幫她們帶些什麼?兩人皆說不必。接著辛西雅要羅傑稍等一下,然後快速到院子,摘了幾朵含苞待放的玫瑰送給羅傑。羅傑眼睛都發亮了,茉莉則對辛西雅的體貼很感動。羅傑說他以後會下午才來,他同時對著辛西雅及茉莉講,不過在心中,他其實是特別說給辛西雅聽的。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7IA9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18/10/19 下午 03:20:23

2003/10/20起第 4295429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