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線上報名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十九)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8/7/27 下午 01:42:27

29 錦繡佳人()

吉布森夫婦蜜月假期結束後,茉莉便也回自己的家。布朗寧姐妹跟茉莉當然有一番難分難解的告別,有如她要跑到多遠去,其實兩家就在鄰近。茉莉在的期間,讓兩姐妹的日子活了起來,連訪客都增加許多。茉莉離開,兩人又只能大眼瞪小眼了。

某日漢利家兩兄弟來訪,吉布森看診外出。不過現在他家,不但有優雅的醫生娘接待客人,連茉莉的穿著及打扮,也都比以前提升許多。有繼母打點,茉莉從髮型到鞋子,皆有一套規範要遵從,包括肌膚的保養。由昔日的自由自在,變成如今天天被緊迫盯人,茉莉很不適應,有時難免陽奉陰違。雖然如此,茉莉的外表仍因而大有進步,簡直是麻雀變鳳凰了。士別三日,刮目相看,讓眼光極高的奧斯朋也為之驚豔。羅傑則較留意觀察茉莉的氣色及神情,以推測自繼母來後,她過得是否快樂。這不只羅傑關心,也是他母親特別交待要他留意的。

吉布森太太跟奧斯朋聊得很投機,主要是談戲劇。奧斯朋講起戲劇眉飛色舞,因他曾從劍橋到倫敦看了不少劇,幾乎有名的都看過。至於吉布森太太,根本一齣戲也沒看過。她長期手頭拮据,豈能有什麼娛樂?但她在肯莫伯爵家,可是“聽”了不少劇。本來劇院就是上等人家的社交場所,身為貴族,不論喜不喜歡,都得儘量附庸風雅。吉布森太太聽肯莫伯爵一家說多了,再加上她膽子大,以及想像力不錯,將二手資訊講得活靈活現。明明不過是轉述,卻有如身歷其境。她不時還強調細節,將奧斯朋唬得一愣一愣的。例如,在提到一位著名的義大利聲樂家時,她說“你有沒有注意到,當她要飆高音時,經常會先聳一下肩,且雙手緊握?”奧斯朋不得不佩服吉布森太太的觀察入微,且看劇經驗豐富。

在另一旁,羅傑壓低聲音問茉莉“你覺得我哥哥看起來是不是病了?”“不會啊!”茉莉瞄了奧斯朋一眼。“他近來身體不太好,家父和我都很替他擔心。前陣子那趟歐洲大陸之行,我以為可讓他精神煥然一新,結果身體不但沒好轉,反而更差了。學校成績不如意,造成的壓力,會不會惡化他的健康?這是我常放心不下的。”之後羅傑問茉莉還需要些什麼書?在他走之前,只要她開出書單,他就會將書準備好。他跟哥哥都即將返回劍橋,今天是拜訪兼辭行。他希望他們不在家時,茉莉能常去探望他母親。“如果我可以的話。”茉莉不由自主地看了她繼母一眼,她料想今後將沒以往隨性了。

兩兄弟才一走,吉布森太太依慣例,便開始對訪客品頭論足。“奧斯朋給人的印象太好了,長相、言行及舉止,都符合完美紳士的標準。不知為什麼,我一向喜歡長子。他會繼承家產吧!我要趕緊跟你爸爸說,鼓勵他多來我們家坐坐。對你跟辛西雅來說,他是很值得結交的朋友。至於另一位,叫什麼?喔!羅傑。依我看來,不過就是個笨拙的(loutish)年輕人。看看他的穿著,及講話的方式,連一點貴族的(aristocratic)氣息也沒有。這些都可以不計較,最重要的是,繼承家產的不是他。這種男生,說真的,就不必交往了。”茉莉實在聽不下去了,卻不能走掉。吉布森太太開始盤算,最後做出了決定,那就是等辛西雅放假回來,再邀奧斯朋來家裡吃飯。

這段時間,肯莫伯爵一家不住在陶爾莊園,全都到巴斯(Bath,位於倫敦西南150多公里的一歷史名城,為一溫泉聖地)去了。吉布森太太有時會收到伯爵夫人的信,要她幫忙處理一些莊園的事。跑腿打雜可不輕鬆,不但花時間,有時還得花點錢,像是外出雇用馬車的費用。不過吉布森太太並不在意,因她相信伯爵夫人絕不會虧待她。而且能獲伯爵夫人的信任,乃相當光采,特別是那些來信,對她向人炫耀與伯爵家的交情,比什麼都有用。有天她收到海芮的信,只是例行性向昔日家庭教師請安。但信中除特別問候茉莉外,還請茉莉代她詢問布朗寧姐妹,是否喜歡她送的茶葉?這讓吉布森太太很起疑。茉莉何時起跟這位千金小姐有如閨蜜?還連帶使布朗寧姐妹也受惠。茉莉說明來龍去脈,包括海芮一開始給布朗寧姐妹取綽號,後來答應她不再這樣做,會尊重兩姐妹。答應你?吉布森太太完全不信,說像她那種上等人,怎可能跟茉莉交朋友?要茉莉千萬不行這麼莽撞地跟她說話,態度要恭敬,她可是一點都不好惹的。吉布森太太正喋喋不休時,漢利先生來了。

漢利是第一次到吉布森家,吉布森太太優雅相迎,想當然耳,她認為漢利是來向她道歉的,因遲至今日才登門造訪,乃相當失禮。不料她以為會有的道歉並沒發生,所以她想好的,那套她覺得讓人聽了必能很舒服的回應,也就沒機會說了。至於漢利誠摯的恭賀,她聽了卻沒什麼舒服,好像她嫁給到吉布森是多麼幸運。講反了吧!吉布森能娶到她才是三生有幸。茉莉察言觀色,發現漢利對寒暄毫無興趣,知道他心裡有事,今天絕不是來做禮貌性的拜會。她甚至曉得他根本不愛串門子。吉布森太太按自己的步調進行,使出渾身解數,一心要打動那位年輕優秀繼承人的父親。身為母親,會時時刻刻為女兒設想,是她很自豪的美德。她向來對自己讓人傾倒很有信心,豈料今天卻一再施展不順。漢利對她的迷湯,完全不想多聽,轉向茉莉。

“茉莉,我們家什麼都不對勁了。奧斯朋回劍橋三一學院,想看能不能獲得獎學金,結果沒拿到。然後他的學位考試也是一團糟。不要說他自己,我們對他的期望都一直那麼高,真令人失望啊!想想我還到處跟人吹噓,說他有多聰明,真像個傻瓜。怎麼會這樣呢?我實在想不透,他從小就很優秀啊!我對羅傑從沒抱特別的期望,但奧斯朋不一樣啊!他母親還因此身體愈來愈差,你父親今早來看過她了。我那可憐的妻子,我擔心得要命。她很想念你,她已向你父親說了,希望你去陪她。你父親說當然可以,要我來接你就是。她真的病了,病得很重,不光只是別人以為的心情鬱悶。你會跟我走吧,茉莉,求求你了。”漢利一口氣說完。

“我10分鐘就可準備好。”茉莉回答。她深深被漢利那番言辭所感動。為父、為夫,樣樣都不如意,必覺天地茫茫,無路可走,否則向來高傲的漢利,不會如此低身下氣地求人。她站起身來,準備回房簡單收拾一下,壓根沒想到須徵求她繼母的同意,何況她父親已同意了。難道父親講的不算數嗎?“等等,你要做什麼?”吉布森太太覺得頗不受尊重。經茉莉及漢利一再爭取,最後茉莉仍硬是被她繼母給留下。因吉布森太太晚上須去一個朋友家參加聚會,吉布森今天又不知能否早點回家,茉莉不陪她去,難道忍心讓人生地不熟的母親一人出門?至於漢利家,沒什麼好商量,明天才能去。晚一天去,漢利夫人會怎麼樣?茉莉無比沮喪,而漢利只好既生氣又難過地走了。

漢利離開後,吉布森太太將“不懂事又不體貼”的茉莉訓了一頓。她跟茉莉說,不要忘了她是母親,以後想做什麼,都得先問過她才行。而且既然要去,豈能不好好打扮?不然人家將說她這個母親失職,怎麼讓女兒邋裡邋遢的去做客。她會將她的新披肩及綠色緞帶,一併借給茉莉搭配。茉莉想到漢利夫人病重,孤伶伶地躺在病床上,望眼欲穿地期待她的到來,她卻束手無策,得去參加那莫名其妙的聚會,眼淚幾乎快掉下來。她怎麼是去做客?她要披肩做什麼?她要緞帶做什麼?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8KOI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18/10/19 下午 03:20:23

2003/10/20起第 4295415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