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線上報名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二十五)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8/6/27 下午 09:31:18

25 錦繡佳人()

劍橋大學的學期即將結束,奧斯朋寄信給父母說,他還有些事,將晚幾天回家。又說待事情忙完後,也有可能和朋友到歐洲大陸旅行,那意謂著會更晚才能回到家。起先漢利夫人有點失望,再一想,孩子都大了,有他們自己的空間,且旅遊後,說不定奧斯朋詩興大發,寫出幾首好詩,於是便釋懷了。至於漢利,則暗中慶幸,如此茉莉將少些接觸到奧斯朋的機會。他可是一直擔心茉莉會與他的兒子爆出愛的火花。歐洲大陸與英國最接近的是法國,以英吉利海峽(English Channel)分隔。海峽平均寬240公里,最窄處是介於英國的多佛(Dover)與法國的加萊(Calais)的多佛海峽(Strait of Dover),寬亦有34公里,不算太短。但顯然即使在將近兩百年前,從英國搭船跨海至歐洲大陸,乃稀鬆平常。

自茉莉住到家裡,一直高高興興的漢利夫人,收到奧斯朋的信幾天後,卻開始精神不太好,漢利也動不動就發怒。原來他們又得知,奧斯朋在劍橋的數學榮譽考試,不但沒名列前茅,且只敬陪末座。這事他們就沒告訴茉莉了,因之前把奧斯朋捧的太高,將他誇到像個大天才,如今落差這麼大,實在不知該如何自圓其說,於是不講也罷!茉莉遂不明白,何以漢利家的氣氛不太對,只好盼羅傑快點回來,以讓漢利夫婦高興起來。

羅傑回來前,女傭忙著整理及打掃他的房間。女傭且告訴茉莉,迎接羅傑算是簡單的,如果是奧斯朋要回來,整棟宅院都得大掃除。沒有兄弟的茉莉感到很新鮮,她這才明白,原來在漢利家,長子繼承人與次子,受到的重視差那麼多,她不禁對奧斯朋更加好奇了。

羅傑回到家了,待在樓上房間的茉莉,聽到漢利夫人哭泣著急奔回房,立刻去安慰她。原來漢利夫婦從羅傑那裡,了解奧斯朋的考試情況。漢利一聽便暴跳如雷,漢利夫人也傷心不已。茉莉忍不住覺得羅傑為什麼才一到家,就那麼急著打小報告。其實這一點都不能怪羅傑,他進了家門,連水都沒喝一口,就被漢利逼問奧斯朋的事,他豈有辦法為哥哥遮掩?另外,雖然羅傑成績很傑出,但所帶來些許的喜悅,完全無法彌補奧斯朋為家裡製造的悲傷。

受漢利夫人的影響,茉莉打心底對尚未謀面的奧斯朋很忠誠。而羅傑,一回家便帶來壞消息,讓漢利家裡愁雲密佈,於是在還沒見到他之前,她對他已毫無好感了。晚餐時茉莉與羅傑終於相見。她初步的印象是,這個人粗壯(heavy-looking)且笨拙(clumsy),是那種她不會想要深交的人。至於羅傑,倒不在乎茉莉對他的看法,也沒想刻意討好她。他雖至今還沒什麼跟女生相處的經驗,但畢竟讀的是劍橋,見過世面。美女他當然會想追隨,那是男生的天性。但向來沒有媽媽替她打扮,又一直待鄉下,因此17歲的茉莉,仍有如一塊未經雕琢的璞玉,散發出的是小女孩的氣息,對只知欣賞美女的羅傑,這樣的女孩,難以太吸引他。整頓晚餐,由於漢利夫人幾乎食不下嚥,漢利也沒什麼胃口,為了化解場面的尷尬,羅傑只好拼命找話講,他還暗示茉莉幫忙,一起參與談話。只是同情漢利夫婦的茉莉,對他們的難過感同身受,她不解羅傑何以喋喋不休,完全不在乎漢利夫婦的心情,因此對他拋過來的話題,根本懶得回應。

這日茉莉在客廳一張舒適的椅子上睡著了,天氣實在太熱,夏日炎炎正好眠。吉布森來到漢利家,他輕輕喚醒茉莉。看到父親來,茉莉很高興。她撒嬌地怪父親怎不先通知她要來,這樣她就可到門口等他了。吉布森享受完父女的親情後,吞吞吐吐地告訴茉莉,他終於做了一件盼能讓他們父女都更幸福的事。“您要再結婚!”茉莉立刻說出她父親難以啟齒的部分,只是聲音極為苦澀,沒想到她日日擔憂的事,果然要成真了。天旋地轉,她將被父親握住的手,輕輕抽了出來。父親不再愛她了!

吉布森說他準備結婚的對象,是克萊兒柯派屈克(Clare Kirkpatrick)40歲左右。她高雅且儀態大方,很得陶爾莊園的肯莫伯爵夫人的喜愛。幾年前茉莉去陶爾莊園作客時,柯派屈克太太曾對她很照顧。柯派屈克太太是個寡婦,跟前夫生的女兒,與茉莉差不多大,以後也會過來同住。“你就要有伴了,將有個好姐妹。”吉布森以這句話做結論。一口氣說完,他如釋重擔。茉莉一直沉默不語,吉布森則等著。最後茉莉終於開口了,“這就是我被送來這裡的原因嗎?你們好趁我不在時安排這件事。”在極端痛苦中,她猛然冒出這句話,以宣洩她心中無限的不平。吉布森站了起來,快步走出去,邊走似乎還邊說些什麼,只是茉莉一點都聽不清楚。“爸爸!爸爸!這件令人受不了的事,讓我慌亂了,我不知我在說些什麼。”吉布森牽出他的馬,跨上馬背,板著一張臉說“我最好先離開,免得我們彼此說出什麼傷害對方的話。但你只要靜下心想一想,就知我是為了你好。再見了,茉莉。”

馬蹄聲響起,然後愈來愈小。經過良久,茉莉依然呆立著。父親從未這樣對她說話,派屈克太太曾很照顧我?父親與她的距離,怎麼變得如此遙遠?就為了派屈克太太?茉莉實在難以理解。她走到花園,坐在一張石椅上,為失去父親的愛哭泣。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XRB0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18/10/19 下午 03:20:23

2003/10/20起第 4295444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