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線上報名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十五)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8/4/6 上午 09:56:36

15 北與南()

桑頓太太並不太愛社交,在家宴客,當可掌控全局的主人她倒是願意,且會辦得相當奢華,雖然她自己平常很節儉。至於到別人家走走,即使熟識的,能不去就不去,陌生人家就更排斥了。桑頓花了一番工夫,才說服母親答應去拜訪赫爾家,他又請妹妹芬妮(Fanny)隨同母親一起去。芬妮嬌生慣養,根本懶得出門,卻也無法拒絕哥哥命令式的請求。桑頓還提醒母親,赫爾太太的身體不是太好,若有能幫忙之處,就主動提出。深愛兒子的桑頓太太,雖知道個性沉穩的兒子要她們去,一定有理由,卻不禁有些嫉妒。姓赫爾的一家究竟是些什麼人,何以兒子如此在乎,竟迫不急待要她跟女兒,紆尊降貴去他們家?

桑頓太太進赫爾家時,瑪格麗特正在做一件小衣服,那是要送表妹伊迪絲即將出生的孩子。這種年輕女孩的貼心玩意,嚴肅的桑頓太太,從來沒經驗過。她在心裡嘀咕“做那種沒用的東西幹什麼?”她打量客廳,對佈滿著的小擺設,很不以為然。這家收入這麼少,人手不足,擺這些沒價值的小東西,灰這麼多,整理起來不是很麻煩嗎?她當下對赫爾家沒興趣了,認為不值得交往,遂心不在焉地跟赫爾太太講些應酬話。赫爾太太倒是相當認真地回應,因桑頓太太一進門來,赫爾太太便注意到,她身上那套衣服,是貨真價實傳統英國織法的蕾絲料子,那已經70年沒生產了,市面上不可能買到,因此該是祖傳的。這顯示她乃大戶人家出身。出自名門的人,向來對家裡有幾個錢的人,尤其是商人,不見得太看得起。那個時代,家世門第的觀念極重。不必工作就能過好日子,方為上等人。靠工作才能過活,先天就矮人一等了。各行業裡,諸如銀行、律師事務所等“乾乾淨淨”機構的高層,軍人總得上校以上,教會裡可能要主教以上(雖一般牧師的社會地位都不算低),才較易跟上等人平起平坐。桑頓太太說不定誤會了,並非工廠老闆的母親,就到處受人尊敬,她是因身上那塊蕾絲,才讓赫爾太太對她另眼相看。至於瑪格麗特跟桑頓太太與芬妮,都話不投機,彼此不喜歡對方。

瑪格麗特為了母親,有時仍需桑頓太太的協助,因此之後他們偶而還是會碰面。但就是行禮如儀,桑頓太太看在兒子的份上,會維持適當的禮貌。而瑪格麗特在有天去了桑頓家後,當然也不喜歡客廳那種精心裝飾,卻冰冷的讓人很不舒服的佈置。

轉眼伊迪絲結婚快1年了,瑪格麗特想時間過得可真快,1年前剛回家時,她發現母親不時怨天尤人。連她很喜歡的住家附近那片林子,母親都覺得對健康不好,很想搬離海爾斯東。米爾頓的日子跟在海爾斯東比,有天壤之別。空氣差加上生活品質下降,母親其實更有理由可抱怨,但母親反而顯得極艱苦卓絕,即使身體痛楚徹骨,外表卻溫和平靜。是否因有更掛念的事,才不在意這些外在無可奈何的事務?瑪格麗特感到納悶。她離家9年,中間偶而回家時,均有如作客。加上母親當時認為她年紀還小,所以很少與她談心事,凡事都寧可跟自少女時代起,就由她伺候的女僕狄克森講。搬來米爾頓後,瑪格麗特看出母親的健康愈來愈差,桑頓請他母親介紹熟識的醫生給赫爾太太,醫生診斷後的結果,極不樂觀,她非常擔憂。但令她高興的是,母親開始把她當知心朋友,逐漸跟她無所不談,有時會主動提起她哥哥。

赫爾太太一直很想見弗列德一面,但她知道兒子若回來被發現,將會被吊死。所以只好忍住思念之情。一日她又跟女兒說,她覺得自己只剩幾星期的壽命了,若沒見到弗列德,她會死不瞑目。瑪格麗特聽後很難過,但覺得母親的要求相當合理,只好答應母親,會寫信給哥哥,請他回來一趟。她本想等父親回家,問他意見後再寫。但母親片刻也等不及,要她當下就寫,以趕下午5點最後那班郵車。瑪格麗特匆匆寫完信,把事情跟哥哥講清楚,又在母親的要求下,親自將信送到郵局投遞。父親獲知後,本覺得女兒該等他回來商量。但轉念一想,這樣也好,太太的最後心願,還是該實現,雖然的確很冒險。他跟瑪格麗特說,很慶幸她信已寄出了,若換成是他,一定會左思右想猶豫不決,恐怕會直到一切都已太遲了,信都還未寄出。即使得到父親的肯定,瑪格麗特想到哥哥畢竟在海軍服役時叛變,回來若被發現,後果將令人不寒而慄。會不會害了哥哥?她無比擔憂,但事到如今,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米爾頓各紡織廠的工人,不滿雇主的嚴苛,經數度聚集開會討論後,一致要求加薪5%,否則將罷工。各工廠老闆都無法同意工人的要求,因景況並不好,沒減薪就不錯了,豈有能力加薪?瑪格麗特較站在勞工那邊,她來米爾頓後認識一女孩貝西(Bessy),兩人成為好友,貝西有個妹妹瑪莉(Mary),她父親席金斯(Higgins)正是罷工的領導者之一。貝西曾在紡織廠工作,因吸進太多綿塵,得了肺病,經常咳個不停,由於身體太糟,只好在家養病。瑪格麗特一有空便會去探望貝西。瑪格麗特對工人的工作環境差,收入卻很低,心生同情。有些老闆會以拖待變,不立即拒絕工人。桑頓則不拖泥帶水,直接拒絕。二者結局其實相同,都是不加薪,工人也就開始罷工。

罷工對南方來的赫爾一家,是一新鮮的經驗。有天桑頓到他們家,瑪格麗特對勞資雙方為何如此敵對,與桑頓有場不愉快的辯論,不過最後兩人都有所克制。桑頓跟瑪格麗特告別時,她再度沒跟他握手。瑪格麗特一直沒習慣北方握手的禮儀,因在南方是欠身行禮。來米爾頓差不多1年了,她需握手的機會並不多,主要就是跟桑頓。只是新舊習慣都不適應,常就是既不欠身,又不握手,桑頓都歸咎於她的傲氣。覺得自己即使被瑪格麗特誤解後,仍是低聲下氣地道歉,請她原諒。而她雖然然笑容甜美燦爛,讓人心動,但總是高高在上的樣子。

雖跟桑頓意見有不合的時候,但瑪格麗特仍慢慢對北方較了解了。她知道南方與北方各有優缺點,也吸收了一些桑頓的想法。某日她去貝西家,由於罷工的關係,席金斯也待在家裡。之前兩次罷工,都以失敗結束。席金斯自信這次一定成功,各家廠主必受不了不動工的損失,會主動求和,給工人訴求的工資,以請他們回去上工。他說他支持罷工可不是為了自己,他一星期賺16先令,養活自己跟兩個女兒沒有問題。但有人家中有8個年幼的小孩,太太還生病,這樣的工資,就相當不足了。瑪格麗特說在南方,耕作的雇工夠理性,不會罷工,因這對雇主及雇工雙方都不利。席金斯則認為那並非理性,而是缺之勇氣。貝西也覺得罷工讓大家都挨餓,有什麼好處?她說真想住到南方,遠離工廠的噪音與熱氣。瑪格麗特告訴她,南方有南方的苦,田野耕作很耗體力,還不見得能吃得飽。工作多半在戶外,刮風、下雨及酷寒,都得忍受,常年紀還沒到,身體就已搞壞了。

由於赫爾太太睡得很不安穩,醫生建議讓她睡水床(water-bed),可去跟桑頓太太借。於是瑪格麗特走了3公里到桑頓家,沿路人不少,都有些亢奮,有股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氛。桑頓家緊鄰工廠,快接近時,瑪格麗特回頭看到群眾緩慢蜂湧過來。按了門鈴後,門房謹慎地拉開一道窄縫讓她進去,又迅速關上門。在客廳等候時,芬妮先出現。她告訴瑪格麗特,哥哥從愛爾蘭引進工人,原來的工人很生氣。他們自己不肯工作,又不讓雇主找人,還威脅那些愛爾蘭工人。愛爾蘭人嚇壞了,吵著不幹了,她哥哥正在安撫他們。這時桑頓太太怒氣沖沖地進來,瑪格麗特雖覺來得真不是時候,仍扼要說明來意,但桑頓太太一心只關注外面的動態。突然大門外人聲鼎沸,撞門的力道愈來愈強。桑頓太太從椅子上跳起來,要芬妮去工廠將哥哥找回來。門外憤怒的工人,隨時可能撞開木門闖進來。桑頓太太、瑪格麗特,及眾女僕都聚在窗旁,盯著外面的景象,相當緊張。去找哥哥的芬妮驚叫著跑回來,然後桑頓回來了,說軍隊馬上到。其他人都依桑頓的吩咐上樓,但瑪格麗特不肯。

瑪格麗特激動地對桑頓說“如果你不是懦夫,馬上出去。像個男人去面對他們,去拯救那些令人同情的陌生人,畢竟他們都是你引進來的。把你的工人當做人看待,去跟他們友善地談。別讓軍隊來殘殺那些被逼瘋的可憐人。如果你有任何勇氣或高貴品德就立刻出去,男人對男人(man to man)式地跟他們跟談。”桑頓看著她,咬緊牙走了出去。看到桑頓後,群眾憤怒的情緒更加高漲,根本聽不見桑頓說些什麼。瑪格麗特從窗戶看到有人脫下厚實的鞋子,她趕緊跑了出去,站在桑頓前。她也想跟工人講理,但完全無效。她擔心桑頓受到攻擊,懊惱若不是受了自己的鼓吹和刺激,他怎會陷入險境?她張開雙臂抱住他,把自己當盾牌。

鞋子丟過來了,沒有命中,但瑪格麗特嚇壞了。她轉身對群眾說“看在上帝的份上,別讓暴力毀了你們的訴求,你們不知自己在做什麼!”但沒有用,已失控了,一顆尖銳的石子飛過來,擦過她的額頭和臉頰。瑪格麗特整個人伏在桑頓肩膀上,暈了過去。群眾逐漸散去,也許知道軍隊快到了,也許是看到鮮血持續從瑪格麗特臉上傷口流出,知道出事了。本來罷工是不得已的和平抗爭,動手已不應該,傷了女生,更將使他們的訴求失去焦點,這一來沒人會同情罷工了。

桑頓將瑪格麗特抱進屋內,輕輕地放在沙發上。他跪在她身邊,對她的滿腔情感,突然湧上心頭。他口齒不清地說了一串話“瑪格麗特!…。你是我唯一愛過的女人!…。”母親走進來了他嚇得跳起來桑頓太太要兒子去看那些驚嚇不已的愛爾蘭工人,然後她親自出門找醫生,因女僕都不敢去,怕外面仍有暴民。醫生幫瑪格麗特包紮後,唯恐爸媽掛念,不顧醫生及桑頓太太均勸她留下休息,瑪格麗特堅持要立即回家。在芬妮悄悄跟她母親說了些話後,桑頓太太態度丕變,也希望瑪格麗特早點離去,著急的程度不亞於瑪格麗特。由於街上仍不太平靜,桑頓太太租了輛馬車,由醫生送瑪格麗特回家。車子才一離開,桑頓便趕回來了。

“咦?赫爾小姐呢?”桑頓太太冷淡地說醫生包紮好就回家了,那算不了什麼傷。“我們不要談她了,她惹的麻煩已夠多了。”桑頓太太想換個話題。“如果沒有她,我不知現在是否仍活著”,桑頓仍很感激瑪格麗特,心裡想的都是她。“你怎麼變得這麼沒用,居然需要女孩子保護?”她母親一臉鄙夷。桑頓滿臉通紅地說“沒有幾個女孩願意挺身而出替我擋危險,且單純只是出於好心。”“女孩子為她所愛的人,什麼都做得出來。”桑頓太太面無表情地回答。“媽!”母親的想法與他南轅北轍,他心情激動,呼吸急促。做母親的為兒子強烈的反應感到很震驚,她無法理解真正的原因,只覺不安。她走向櫃子背對兒子,壓抑自己的情緒。當桑頓表示出門再做些安排後,將去問候赫爾小姐,並感謝她。母親說她稍後會派人送水床去,並問候她。她要兒子“為了我,今天晚上忙完後先回來。至於明天,你可以…。”她難以將句子完成。她幾乎沒求過兒子什麼,她太高傲了,不願那樣做,但只要她開口,必能如願。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THWV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18/10/19 下午 03:20:23

2003/10/20起第 4292757 位訪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