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統計學研究所
最新消息 本所簡介 師資介紹 開設課程 教師成果 學生表現 學術演講 入學管道 學生園地 心在南方 表格下載 活動集錦 網路資源 線上報名 關於我們
本站首頁 本校首頁 英文版
:::心在南方  
主題:英式擇偶(十四)
發表者:黃文璋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18/3/22 下午 01:56:41

14 北與南()

桑頓現年約30,他紡織廠的土地是貝爾的。貝爾信得過他,請他盡全力協助赫爾。原本擁有穩定的工作、不壞的收入,再加上高社會地位,居然因與教會的理念不合,牧師一職就辭掉不幹了。生活不容易,不當牧師便瞬間失業,還全家淪落他鄉。好好的日子說放棄就放棄,這是什麼樣的人?光是說他有骨氣,還無法解釋。除受人之託,忠人之事外,桑頓對赫爾頗好奇,很願意多親近。

桑頓自己又是什麼樣的人?16年前,桑頓的父親因經商失敗,負債不少。在萬念俱灰下,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上有母親,下有一年幼的妹妹,14歲的桑頓,不得不輟學承擔家計。沒辦法,長子就得這樣。今日即使大學生,都仍被社會呵護,當時出來討生活的,則比14歲小都有。桑頓的母親,有堅忍的毅力與硬頸的精神,不願坐以待斃,舉家由米爾頓搬到一鄉下小鎮,以減小開銷。桑頓在一家布店找到工作,每週的收入為15先令。那時1鎊等於20先令,而1鎊約相當於今日的台幣4,000元。所以桑頓的週薪約台幣3,000元,即月薪才約台幣12,000元。這麼少?在當時此已不算少了,因1年若工作50週,年薪便有37.5鎊。而如果去大戶人家幫傭,供食宿外,年薪恐怕只有10鎊。再給另一比較。查爾斯狄更斯(1838)的“孤雛淚”,比“北與南”(1855)17年出版。在書中,有人領養濟貧院中的9歲孤兒奧利佛退斯(Oliver Twist)來做工及打雜,只要310先令,約合今日的台幣14,000元。你看,14,000元就可買個長工!那週薪15先令足以養3個人嗎?也是可以,勤儉持家的母親,每週還能存下3先令(約台幣6百元)呢!只是有好幾年的時間,全家都是勒緊褲帶。終於熬過難關,桑頓回到米爾頓,陸續還清債務。有個債主欣賞這個負責任的年輕人,找他合夥。度過天降大任前的考驗後,桑頓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事業。桑頓對母親在他少年時給他的訓練及帶領相當感激。由於自己是刻苦上來,他對不努力的人,包括有家產因而不必努力就能享受的人,都認為很不應該。甚至他對窮困的人,也多少以為他們之所以窮困,是因本身不夠努力。

桑頓何以需要私人家教?其實不光只是為了幫貝爾的忙,以及對赫爾這位“叛教”牧師感到好奇。他求學時代還蠻喜歡古典文學的,特別對荷馬(Homer)史詩深感興趣。但之後的拉丁文及希臘文,就沒花太多功夫了。因當時他焦頭爛額地為生活打拼,能讓家人溫飽最重要。所需要的學識,只要能讀能寫就足足有餘了,其它都沒有大用。更不必說文學了,不論古典或現代,對他都毫無用途。至於學拉丁文及希臘文,是為了能追溯語言和文化的源頭,以求取心靈上的滿足,但在三餐不繼時,誰還能管這些?行有餘力,則以學文。如今他已能讓母親及妹妹過好日子了,遂想重回離開已久的荷馬史詩,好好享受裡面的故事。除了自己外,他還幫赫爾介紹一些學生,都較年輕,因而都不是太好學。桑頓的上課是一對一,就在赫爾家。兩人亦師亦友,桑頓佩服赫爾的學識及人格,赫爾則對桑頓的力爭上游、聰明、好學,且有想法,相當欣賞。赫爾的妻女常打趣說,上課時他們大部分時間都在聊天。也就是兩人並非全然沉浸在文學上,有如古希臘時代的師徒,常經由對話,使雙方皆得到啟迪。

瑪格麗特到米爾頓的第一天,就與桑頓碰面了,但彼此話不投機,都沒有留下好印象。瑪格麗特舉手投足裡,常流露出端莊高貴的姿態,往往給初識者留下傲慢的印象。其實長久以來她就是如此,倒也不是特意。她在倫敦見過不少世面,因此在陌生人面前,絲毫不會扭扭捏捏。當桑頓情不自禁地欣賞她嬌美動人的容貌,瑪格麗特回報的,卻是坦然自在與毫不在乎的神情。一點都看不出她乃家道中落的異鄉人,而桑頓是來幫忙的。桑頓對瑪格麗特顯現出的恬靜冷淡,看成是鄙視,認為她必然視他為一大老粗。身為工廠老闆,他一向習於發號司令,被鄙視心中自然有些氣憤。至於在瑪格麗特的眼中,桑頓從頭到尾都不怎麼搭腔,回應簡短且突兀,長相又沒什麼特色,一看就是個缺乏涵養的生意人。事實上,由於剛抵米爾頓,瑪格麗特累得不得了,他父親外出辦事,她正想好好休息,卻來個不速之客,難免認為此人真不會挑時間,心中遂沒有好氣。但她不能愧對自己淑女的形象,仍打起精神應付,並不覺得自己怠慢桑頓。另一方面,桑頓在獲知赫爾抵達了,便立即前來拜訪,不料赫爾不在。他知道赫爾有一女兒,但原以為是個小女孩,沒想到是一高高在上的曼妙女子,舉止談吐,跟他慣見的女性,有天壤之別,還如此吸人。在沒有心理準備下,平常口齒清晰,可滔滔不斷,這時不知所措,乃正常的反應。但桑頓在百忙中,於第一時間特地前去協助他們家,誠意十足,卻受到瑪格麗特的冷接待,由於無法對瑪格麗特生氣,為撫慰自己那顆受傷的心,只好阿Q一下,說這種女孩並不值得喜歡。

赫爾父女,都覺得米爾頓遠不如美麗又令人心愛的海爾斯東。這地方的黑煙與濃霧,對健康很不好,特別是對原本身體就不好的赫爾太太。不過想到過去不知有多少個殉道者,為了信仰而受苦甚至犧牲生命,赫爾便覺得自己的遭遇根本算不了什麼,不過是換個地方住,而且還能教些學生。至於瑪格麗特,為了不使爸媽擔心,也很快就打起精神,拋開黑煙與濃霧,努力適應新環境。只有幾乎不踏出家門的赫爾太太,總是一付茫然無助的樣子,不知為何搬到這種地方?

有天赫爾邀桑頓來家裡晚餐。每當有客人要來訪,想到家裡的寒酸,赫爾太太便覺得頭痛。仍在海爾斯東時,亨利臨時去拜訪的那天,她雖高興亨利瞧得起他們,特地遠道前來,卻煩惱家中食物不夠,無法好好接待。如今只有狄克森一人,更連接待都忙不過來。狄克森可是有身分的,以往只需照顧赫爾太太一人,對現在什麼事都得做經常嘀咕。早就說好要找一女僕來分擔她的工作,卻一時還沒找到。因當地的女孩大多寧可去工廠,自由自在多了。況且前來應徵的,狄克森沒有一個滿意,認為她們粗手粗腳。客人要來,狄克森負荷不了,瑪格麗特因而從收屋子到下廚,一整天忙個不停。女兒居然像個女僕了,赫爾太太百般感嘆。說從沒想到家裡會有如此落魄的一天,何況招待的,還是個上不了台面的“生意人”。瑪格麗特只好百般安撫,說自己做任何家務都不會介意。對於桑頓是生意人這件事,瑪格麗特也勸母親就不要理會了,說他現在想轉行也來不及了,因他受的教育,恐怕不足以勝任其他工作。

桑頓的母親又怎麼看赫爾一家?桑頓要去赫爾家那天傍晚,先回家換衣服。她對兒子那麼看重這回作客,感到很奇怪。不過是去個老牧師家吃頓飯而已,以前赴宴都沒這麼慎重。桑頓告訴母親,赫爾是個紳士,而他的夫人及女兒則都是淑女,這次跟去一般人的家不一樣。桑頓母親頓時產生警覺心,提醒兒子不要被那身無分文的女孩所勾引。桑頓皺著眉頭說,他才沒那麼容易被勾引,何況也從不曾有女孩想勾引他。他還希望母親不要那樣講赫爾小姐,因那些話他聽起來相當諷刺。以米爾頓自豪的桑頓母親說,這裡的女孩當然都較有骨氣,不會去勾引男生。至於赫爾小姐,就難說了。她來自南方的上流社會,那種階級的女孩,向來一心一意想釣金龜婿。總之,防人之心不可無。不得已,桑頓只好跟母親說實話了。他說他總共就只見到過赫爾小姐一次,那次她表面上雖然客客氣氣,其實卻很高傲,言詞間更充滿著不屑。對他的態度,有如高高在上的女王,而將他看成她一極卑微的僕人。桑頓母親也屬於高傲一族,一聽便有氣。她如此優秀的兒子,打著燈籠都找不到,居然有人瞧不起他?雖還未見過面,當下就不喜歡這家人,對瑪格麗特,更是厭惡無比。要是她,才不會為這個無禮的沒落家庭換衣服!

桑頓到赫爾家了,他先比較兩家的不同。自家的客廳富麗堂皇,佈置可能比這裡精緻20倍,但卻顯得笨重且沉悶,根本不像有女性住在其間。此處擺設則小巧、多變化又溫暖,一看就有瑪格麗特的優雅味道。他望向正在準備餐具的瑪格麗特時,只見她手臂上戴著的手鐲一再滑落,而她也一再往上推,桑頓都看痴了。只是很快他就被招呼上桌了,無法再偷偷欣賞瑪格麗特。餐後瑪格麗特帶著針線活,坐到母親附近的角落。她想自己今晚就不多話了,只在有冷場時,才加入談話,因不能讓客人覺得受到冷落。不過父親跟桑頓聊得很熱絡,她也就不必開口,低頭忙針線。偶然間,她發現桑頓自然地顯現出,隨時準備好應付一切的堅定表情。而那一無所懼的神態中,偶而會綻放出開朗的笑容。她欣賞桑頓的第一個特點。不是其他,就是那抹笑容。當桑頓向赫爾解釋蒸氣機的神奇時,瑪格麗特陷入冥思,突然他們的話題引起她的注意。

桑頓說他以身為米爾頓的一份子為榮。他寧可在這裡勞累吃苦,也不願在南方那所謂高雅的社會中,遵循早已過時的習俗。他認為處在南方步調緩慢又乏味的生活裡,人們將失去向上的動力,有如蜜蜂若翅膀沾滿了蜜,便將飛不起來。“你錯了!你對南方一點都不了解!”心愛的南方居然被如此眨低,瑪格麗特忍不住出聲維護。她說南方也許缺乏投機精神,以致對那些巧妙的機械興趣不大,如此的確會少了進步,但也因此少了點苦難。她來這裡沒多久,就發現在街上走動的男人,個個都像活在痛苦中,且滿腹怨恨。他們既受不了工作環境的惡劣,也受不了老闆的苛刻。至於南方,那裡確實有窮人,但不像這裡,他們的臉上是平靜的,看不到有飽受不公平待遇的慍怒表情。她激動地將話講完,決定不再說了。內心百般懷念海爾斯東,那些她經常流連忘返的美景,那些善良又快樂的村民,再再令她渴慕不已。

之後,桑頓又侃侃而談工廠的經營。比如雖然增加開銷,但他早在政府要求前,就主動改善污染;有關廠主與工人間相處的問題,及該如何取得雙方權力的平衡,他也講了不少。瑪格麗特無法不被吸引,這些都是她前所未聞的。桑頓離開後,赫爾一家三口仍意猶未盡地聊了一下。瑪格麗特知道父親很喜歡桑頓,要回房休息前,她想說些真心話,她相信父親聽了會高興,雖可能仍有些刺耳。

瑪格麗特說,她覺得桑頓是個很了不起的人,只是她個人一點都不喜歡他。

   暫無回應
 回本區首頁 
  回應總數0  
 
 
  下一頁  
  
 
我要回應
姓 名: 回應前,請先註冊登入
E-mail:
內 容:
驗證碼:  (KJVI
 
 
:::
 
*

地  址:811高雄市楠梓區高雄大學路700號
電  話:07-5919362 傳真:07-5919360 e-mail: stat@nuk.edu.tw
更新日期:2018/8/13 下午 04:28:06

2003/10/20起第 4223616 位訪客
*